第33章 老头耍赖

    等到众人回头看时,发现董老涂倒在地上,气息微弱,口眼歪斜,禁不住吃了一惊“啊呀,不好!董老秃痰迷心窍,中风了!赶紧送他去医院!”

    可是现场的人太多了,一个个都在兴奋之中,就凭眼前这几个老头,想把董老涂抬出去很难。

    秦笛瞄了一眼,道“他只是一时晕倒,略等片刻就好了。”

    众人虽然不信,可也只能干等着。

    过了一会儿,董老涂的呼吸明显增强,可他却不肯睁眼,依旧歪着嘴巴,一抽一抽的,装出不省人事的样子。

    这时候,外围的观众缓缓散去。有工作人员走过来,将董老涂抬上担架。

    有人通知董老涂的家人,也有人跟着担架去医院。

    秦兆吉呆愣了一会儿,并没有去医院探视,而是带着秦笛往家走。

    他已经意识到董老涂在装蒜,但还是一面冲着秦笛唠叨“我们是生意人,和气才能生财。你这睚眦必报的性子,可得认真改一改!一言不合,就能要人的命!幸亏你运气好,这次打赌赢了!要不然,岂不是要赔五万大洋?”

    秦笛“嘿嘿”笑道“我知道会赢,所以才跟他赌!”

    秦兆吉道“你别指望,姓董的会送银子过来。董老涂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跟他做生意,小儿子是季云青的徒弟。你知道季云青是谁?那是青帮大佬之一!黄金榕的结拜兄弟!”

    秦笛心想“管他什么青帮大佬!在我眼里,跟臭虫一样,一只手就能捏死。”

    然而,秦兆吉却口气严厉的警告他“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既然赢了,就别再追究了!对方也没脸找我们麻烦。这件事若是闹大了,对我们没好处!毕竟秦家底子薄,跟帮派没太多牵涉。不像董家,为了控制码头,养了一群打手。”

    秦笛虽不怕青帮的流氓,却不想让家人感到紧张,否则像爷爷这般,走在路上怕挨闷棍,晚上睡觉也不安稳。毕竟季云青跟黄金榕类似,手下有上千名徒弟,比如说奉军旅长毕庶橙,日后的汪伪特务头子李士群等,都是颇有势力的人。

    于是他点点头“好吧,我看在爷爷份上,不去找他的麻烦。”

    老爷子瞪他一眼“我怕人家找你的麻烦!”

    秦笛淡然冷笑,心想“我是想控制杀念,以免弄得血流成河。”

    这毕竟是世俗社会,而且在公共租界内,一次死两三个人,就要上报纸了!若将董老涂一家灭门,牵连到青帮的混混,势必弄的举世瞩目。

    秦笛虽然是仙人转世,但也不能杀人如麻,否则要遭天谴的!

    当然,如果对方不肯罢休,恃强凌弱过来找麻烦,那就另当别论了。

    好在董家还算识相,随后几个月,董老涂一直憋在家里,两个儿子也没有动静。于是乎,五万块大洋的赌注,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通过这么一番折腾,秦兆吉忍不住对秦笛刮目相看“我这孙子,不简单啊!目光敏锐,思虑细致,运气绝佳,连赌马都能赢,日后做生意也会是一把好手,唯一缺点是过于年轻气盛。”

    自此之后,老爷子也不管秦笛了,任凭他宅在家里,躺在凉椅上晒太阳,或者沐浴月光,吸风饮露。

    随着岁月的流逝,秦家人口越来越多,老房子渐渐住不开了。

    秦笛的几个堂兄结婚后,纷纷搬到外面去住。

    就连大伯母胡英也搬出去了,名义上说是照看孙子,实际上是她不愿住在老宅子里。因为朱婉成了大人物,经常有人来家里拜访,称呼很奇特,不是“朱女士”,也不是“朱医生”,而是敬称“朱先生”,这让胡英别提多难受了!

    “哼!一个女人,不老实待在家里,跑出去抛头露面不说,还被人称为‘先生’!简直太不像话了!她把秦汉承摆在什么位置?”

    因此胡英很郁闷,干脆鼓动秦汉良搬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渐渐的,住在秦家老宅的,除了老爷子和秦张氏之外,就是秦汉承和秦汉旭两家,全部加起来,只有十来口人。

    如此一来,秦笛的日子更清净了。

    1922年,从政局上来讲,属于北洋军阀统治时期。

    自从1912年,袁世凯窃取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做了民国大总统之后,到了1915年底,他想恢复帝制,遭到全国人民一致反对,结果三个月后,他宣布废除帝制,不久就死了。

    随后,皖系军阀段祺瑞上台,统治了四年时间。

    从1920年到1924年,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掌控局势。

    这些军阀的统治主要局限在北方。南方各省国民运动兴起,1921年5月,孙中山做了“非常大总统”,1922年3月,他发布北伐的命令。不久,军阀陈炯明发动兵变,导致第二次护法运动失败。

    总体而言,这时候谁有军队谁就是老大,北洋军阀统治乏力,南方的青白党也不成气候,整个国家比较混乱,呈现相对松散的状态。

    魔都在租界控制之下,经济上一直在蓬勃发展,政治上受到的影响比较小。

    三叔秦汉旭眼看就四十岁了,不想再动刀动枪,没去南方闹革命,连军需处的职位也放弃了,改在轮船招商局做董事。

    秦家投入两百万大洋,拿到一部分轮船招商局的股份。

    粮行雇佣的两艘万吨轮船,就是出自这里的。

    秦汉旭在业余时间,还跟青白党的上层人物有往来,从而庇护了秦家的生意。

    三婶惠子的书店,一直都在开着,生意平平淡淡,赚不到多少钱。

    不过,除了书店的生意外,她又有了新的营生,从中国采购钨砂,然后卖到日本去。

    钨是一种稀有金属,是炼制特种钢的必需品,在军事上有特殊的价值。

    钨在全世界分布很不均匀,只有少数国家才有,中国是产钨大国。很多欧美国家包括日本,都削尖了脑袋从中国购买钨砂。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