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临走嘱托

    时间到了12月下旬,信交风波还没有结束,股市虽然剧烈波动,但暂时还没有崩溃!站在风头浪尖上的张锦江等人,已经出局半个月了,有些散户还不知死活,飞蛾扑火往里冲。

    秦笛翻看了近几天的报纸,然后又一次出手了。

    他拿出四百万大洋进行融券,在股市和期货市场做空!

    一周之后,魔都的天气阴冷潮湿,市场仿佛下了瓢泼大雨,股价哗哗的往下掉!

    等到一个月后,快到春节的时候,股价腰斩再腰斩,市场惨不忍睹,繁华落尽,剩下一地鸡毛!有些人心痛难忍,坐在交易所门口哭爹喊娘!有些人心如死灰,回到家里默默的关灯吃面!

    老实说,秦笛本不想出手,可是他发现,这次的信交风潮之所以炒起来,部分原因是因为国外资金的运作。

    他这么横插一杠子,将一些外国资金也套在里头了!

    当然,因为他心有顾忌,出手太晚,所以大部分警觉的外资都逃掉了。

    秦笛通过做空,轻松赚了两百多万大洋,将前面送出去的资金捞了回来。

    他把这些钱全部投入医药研究所和国泰制药厂,雇佣的研究人员增加一倍,研究内容也不仅仅是青霉素,而是另外确定了几个新课题,大都跟维生素有关。

    历史上,维生素a和维生素b1,已经在1913年被发现了。维生素d会在1926年被发现。维生素b2,1933年被发现;维生素e则出现于1936年……

    秦笛投入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在这方面发起攻势,是想要从中分一杯羹。

    当然他也知道,科学研究需要扎实的基础,很多时候都无法一蹴而就。尽管他了解大概的方向,尽可能做出详尽的指点,但也不保证下面的人能研究出来。

    1922年2月20日,元宵节过后,张乃景准备出国了。

    临走之前,他又来了秦府一趟。

    这一回,秦菱倒是与他会了面。两人闲聊片刻,喝了一会儿茶,算是给他送行。

    张乃景十分开心,喜笑颜开,精神抖擞,仿佛吃了人参大补丸一般。

    半个小时后,秦菱出门,前往研究所。

    秦笛对张乃景道“张兄,有件事情想麻烦你。”

    张乃景拍着胸脯道“你说吧!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

    秦笛拿出七八张存单,道“我这里有几笔款子,分别存在花旗银行和摩艮(禁忌词)大通银行。等你到美国后,麻烦帮我取出来,然后到纽约证券交易所,全部买成股票。”

    张乃景接过存单,匆匆瞄了眼,禁不住大吃一惊,道“老天爷!你吓死我了!这是多少钱啊?”

    秦笛笑了笑“总共八百万美元。”

    张乃景手足颤抖,腿一软,差点儿从椅子上滑下来!

    “哎呦妈呀,太烫手了!秦笛,这事儿我干不成!要是轮船沉了,或者存单被抢走,怎么办呢?”

    他看着那一叠存款单,心中震惊,有种天雷滚滚的感觉!

    这么大的现金存款,能赶上整个张家所有的财富了!

    张家的财富主要集中在航运、丝绸、古玩、实业和地产上,真正存在银行里的现金很有限。秦笛一下子拿出这么多存款,说明秦家非常富裕,实力极为惊人,让他觉得很是恐怖!

    秦笛笑道“放心吧,存单丢了,还可以再补。大额存款,有多种保障手段,不是全靠这几张纸。”

    张乃景深吸一口气,问道“这么多钱,你想都买成股票?是不是太疯狂了?”

    秦笛微微一笑“从现在开始,直到1929年,美国股市将一路飙升,有人称它为‘咆哮’的十年!现在进去,不会亏的。”

    “你真能吃的准?股市可没有神仙!”

    “放心,这都是我的私房钱,即便输了也不要紧。我都不怕,你害怕什么?”

    张乃景咬牙切齿的道“你让我买什么股?”

    秦笛道“把钱分成二十份,全部投入道琼斯指数股。你知道什么是道琼斯指数?”

    张乃景轻哼道“那我当然知道,从1884年就有了,总共12只股票。”

    秦笛笑道“你的消息不够准确。从1916年开始,道琼斯指数增加到20只股。”

    “买了之后呢?我还要读书!哪有工夫帮你炒股?”

    “不用你抄!直接买定离手!你将股票存进银行保险箱,然后就不要管它了。等到1929年,我会亲自去纽约处理这件事。到时候,我将盈利的百分之五分给你!”

    张乃景张大了嘴巴“百分之五能有多少?”

    秦笛“呵呵”笑道“如果低于200万美元,我给你补上如何?”

    张乃景又惊又喜“真的?两百万美金?等于三百万大洋了!我啥也没干,就跑几天腿,能拿那么多?我觉得这件事有古怪,你为啥不自己跑一趟?”

    秦笛笑道“我人懒,不想出门。”

    其实,这年月坐轮船有风险,万一碰到台风海啸,还可能翻船呢!

    秦笛功力太弱,还不会飞,万一大海上出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岂不是惨了?

    按理说,他跟张乃景并没有太深的交情,可他不愿意亲自去美国,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帮他做这件事。经过多年的积累,他拥有的现金超过三千万美元,拿出八百万交给张乃景,也不怕对方贪墨!他还年轻,就算全没了,也可以从头再来!再者说,张家的根基,还在魔都呢,也不怕对方飞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商量了具体的细节,张乃景心情忐忑的走了。

    他回到家中,将这件事告诉父亲和伯父。

    张锦江和张淡儒都感到很吃惊,没想到秦家的财富这么雄厚!

    “看来,我们严重低估了秦家!秦家的财产,至少是我们的三倍!”

    “我看还不止三倍呢!这些年,国泰药业赚大发了!单是出口赚的外币,就不知道有多少!”

    “秦家很低调,连一个当官的都没有!不怕被人剥夺了财富?”

    “没那么容易!朱婉拿了诺贝尔奖,在国内拥有极高的声誉,她往哪里一站,仿佛有满天神佛站在背后!谁敢明目张胆欺负她?不怕被无数老百姓骂死?”

    “秦笛小小年纪,胆子也太大了!竟然将那么多钱投入美股!你说我们要不要跟着投点儿?”

    两人商量了一番,最终并没有跟着投资,因为这年月到处都是机会,不光美国有机会,中国同样有机会,只要找到合适的行业,就能轻松赚大钱,又何必远渡重洋,投入看不见底的外国股市呢?

    而秦笛之所以转战美股,是因为他的修炼处于关键时期,不想被俗事弄得焦头烂额,再加上国内政局不稳,大笔的钱财转进来有风险,所以他才去华尔街炒股。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