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青霉菌株

    晚餐时刻,一家人坐在圆桌边吃饭。

    晏雪也在其中,她已经十一岁了,外面的人都把她当成秦家的三小姐。

    朱婉忽然说道“阿笛,按照你说的方法,不断的筛选青霉菌,最近有眉目了,先后找到三个菌株,对葡萄球菌有抑制作用。”

    秦笛大喜“太好了!接下来,要用玉米浆培养青霉菌,培养基中加入甲苯醋酸,然后用紫外线照射,诱导突变,筛选出产量高的菌株!”

    秦菱诧异的问“紫外线能诱导突变?”

    秦笛点头道“丹麦有一种芬森灯,就是紫外线灯,能治疗狼疮、皮肤病。芬森因此拿了1903年的诺贝尔奖。但是紫外线对人体有伤害,对细菌也同样有伤害,它能剪切dna,造成突变,导致癌症,所以要提醒实验室的人,用紫外灯时千万要小心,不能长时间照射。”

    朱婉道“那赶紧去买几具。”

    秦笛笑道“我早就买好了,在仓库里堆着呢。”

    历史上,最初的青霉素产量很低,一毫升溶液,只有一两个单位。一单位等于06微克。

    直到1941年,美国人从发霉的哈密瓜中找到菌株,才提升到一毫升40单位。再后来,经过不断的升级换代,结合大型的发酵罐,一次发酵500立方米,每毫升高达10万单位,所以青霉素变得越来越不值钱。21世纪,中国成了首屈一指的抗生素生产大国。

    秦笛没敢想10万单位的菌株,这年月能有五千单位就顶破天了!

    历史上,在1944年,威斯康辛大学的研究人员,用紫外线照射青霉菌,得到了2500单位的菌株。

    秦汉承虽然不了解青霉素,但是眼见妻子和儿女开心,他也跟着开心。

    秦月十七岁了,出落得很水灵,比姐姐秦菱还要漂亮三分,她准备过完春节,就去上大学。

    饭桌上,秦汉承问她想学什么。

    她开口说道“爸,我想选文学系。”

    秦汉承不置可否,在他看来,女孩子学啥都行,未必要去学医,学医固然好,可是像朱婉和秦菱那样,每天忙忙碌碌,很少待在家里,也不是什么好事。

    朱婉道“圣约翰大学有文学系,我去跟院长说一声,你就能进去读书。我们秦家,每年都给学校捐款,也不能白捐钱。”

    秦月笑道“好啊,好啊!”

    然而秦笛却道“未来的岁月动荡不安,文学不是好的选择。”

    秦月放下碗筷,问道“哥,为什么?”

    秦笛道“我怕你卷入纠纷,会有牢狱之灾啊!”

    秦汉承急了“怎么会有牢狱之灾呢?”

    秦笛叹了口气“除非写风花雪月,否则很容易出事。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秦月眼前一亮,道“这诗不错。哥,你仔细说说,能出什么事?”

    秦笛道“要么被人刺杀,要么关进监狱。要么晚景凄凉,要么远离故国。”

    秦月听得心惊肉跳“哥,你可别吓我。”

    秦汉承年过四旬,颌下留了胡子,修剪得很精细,此刻抖动着胡须,劝道“阿月,要不然你还是学医算了。”

    秦月摇头“我不能见血,看见血就发晕;我也不喜欢接触病人,跟他们说不上几句话。”

    朱婉柔声道“要不,你去学神学咋样,出来做个牧师?或者理学也行,出来做工程师?”

    秦月苦着脸“我数学差,算术都不灵,怎么选理学?我也不想睁眼说瞎话,所以不能选神学。”

    朱婉瞪她一眼“哼,牧师布道,怎么是睁眼说瞎话呢?”然后她伸手在胸前画十字“主啊,请你原谅她,因为她不晓得,只有你的话才是真的……”

    秦月吐了吐舌头,没敢再说下去。

    秦菱想起秦笛曾说过,妹妹一生有很多劫难,于是对秦月道“你选文学没问题,但是有个条件,将来写出文章,先拿给我们看。我们同意了才能发表,怎么样?”

    秦月眨眨眼睛,说道“好吧,我答应了。”然而她心里却在想“我只是暂时答应,等将来毕业了,你还能天天跟着不成?”

    秦笛知道她的心思,道“其实,你发表文章也问题不大,只要别身体力行,拿刀动枪就行了。”

    秦月诧异的道“我做文人,为什么要拿刀动枪?”

    “此事一言难尽!”秦笛心里明白天下大势,浩浩荡荡,就像巨大的烘炉,让人在里面挣扎。

    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注定是一条浩浩荡荡的大道,就像奔流不息的长江水,很容易掀翻小木舟,让很多人付出鲜血和汗水,包括一次又一次的误伤!

    秦月今天清纯得像一张纸,到时候就身不由己了。

    秦笛不想干涉妹妹的自由,却也不愿她受到伤害,所以这件事让他感到为难。

    他考虑许久,最终决定,还是让妹妹自己选择未来的道路。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