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鸿门宴

    晚上,秦笛和父亲有一番密谈。

    第二天,秦汉承便开始减仓出货。

    从这天开始,市场进入高位震荡期,连涨势头开始减缓。

    两天之后,有人被震晕了,不得不退出观望。

    再过一天,股价略微走低,股市甚至有下行的风险!

    这时候,有人给秦家送上一张烫金的邀请函,请秦汉承去外滩华尔道夫酒店赴宴。

    秦笛将邀请函扣下来,决定由自己代替父亲前往。

    九月十二日的晚上,黄昏时分,街上车水马龙。

    秦笛出现在华尔道夫酒店门口,放眼望去,只见酒店内灯火辉煌,人影瞳瞳。

    他走了进去,找侍者一问,说请客的人在包间里。

    沿着宽敞的走廊,往前走了几步,他发现最里边的包间门外,站着两位身穿黑衣的汉子,腰间鼓鼓囊囊,似乎别着家伙。

    秦笛心想“这难道是鸿门宴?谁这么大胆,敢吓唬我爹?幸亏我亲自过来了,要是换成我爹,肯定受欺负啊。”

    他不紧不慢的走进包间里,看见里面坐着四个人,其中一人是黄金榕,穿着对襟大褂,脚下一双布鞋,面色红润,坐姿略显拘谨;一位长者,穿着灰色的长袍,鼻梁上挂着一幅金丝眼镜,显得颇有几分文雅的气质;第三人穿着中山装,双眉如山,微微上扬,看上去很有神采;第四位最年轻,只有三十来岁,然而身材笔挺,带着满脸的英气。

    看见这些人,秦笛顿时心中一震,心想“这可是龙潭虎穴了!在座之人,除了黄金榕是小角色,其余三位可都是大人物!我要是将这些人杀了,肯定会改变历史!”

    他不敢怠慢,赶紧摆出诚恳的态度躬身行礼“家父身体有恙,无法赴宴。没想到,原来是伯父宴请,小侄愚昧,僭越了!”

    张锦江正待起身相迎,然而却发现来的是小辈,于是坐在那儿没有动。

    他锐利的目光落在秦笛身上,问道“你是秦汉承的公子?”

    秦笛点头“小子秦笛,代家父赴宴,还请伯父和各位大佬恕罪。”

    张锦江转头看向其余三人,然后再看向秦笛,沉声问道“秦家的事,你能做几分主?”

    秦笛笑了笑“七八分吧。”

    张锦江微微点头,道“这一位是陶先生,这位是清先生,还有黄先生,你应该认识。”

    秦笛抱拳拱手“见过诸位先生。”

    黄金榕抱了抱拳,脸上陪着笑,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陶先生约有四十岁,看上去很稳重,说道“既然来了,那就坐吧。你即便做不了主,也可以将话传回去。”

    秦笛顺其自然坐下来,道“先生所言甚是。若有要事,请尽管吩咐。”

    这时候,包厢的门已经关上了,桌子上没有一样菜肴,茶水倒是有供应。

    张锦江道“先喝口茶,咱们慢慢说。”

    秦笛年纪最轻,只能自己倒了茶水,然后给对面的人倒一圈,笑道“小子年轻,得见诸位,深感荣幸。”

    张锦江微笑道“秦笛,我们请令尊来,是有要事相商。”

    “您请说,小子洗耳恭听。回去之后,定当禀报家父。”

    “我们想将令尊手里的股份都盘下来。”

    秦笛眨眨眼睛,笑道“请问您能出什么价格?”

    陶先生沉吟道“市价的九成如何?”

    在他看来,股市还有上涨的潜力,就算平价拿下来也不亏,他试着开出九成的价格,秦家未必肯卖。

    然而秦笛却爽朗的道“好啊,这事我可以做主。”

    张锦江闻言舒了一口气,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

    陶先生问“却不知令尊手里,持有多少股份?”

    秦笛答道“大约六百万元。”

    对面的四人吃了一惊“啊?怎么会这么多?”

    张锦江虽然有钱,但主要是不动产,或者是各种实业,手里并没有多少闲钱,其余三人钱更少,凑在一起投入股市的,也不到两百万,因此听秦笛说有六百万,顿时傻眼了!

    众人心想“没想到,秦家是魔都潜藏的大鳄!我们这点儿资金,还怎么能吞下对方呢?”

    张锦江深吸一口气,道“我能否拿地产做抵押?我在本地、南浔、普陀山有一些房子,加起来能值几百万……”

    秦笛微微一笑,问道“伯父在普陀山也有房产?”

    “是,我在那儿有个院子,还有百亩水田。”

    普陀山是一个方圆十几公里的岛屿,其上多山,田地不多,能拥有百亩水田,算是很难得了。

    秦笛笑吟吟没再说话,凝神看着手中的茶杯,似乎在心里盘算着什么。

    现场一时间有些发冷。

    在场的都是大人物,哪堪忍受别人的冷遇?况且还是个毛头小伙子,既然张锦江亲自开口,还不赶紧答应下来,简直太不识抬举了!

    因此,陶先生板着脸道“秦笛,你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

    秦笛道“我知道,先生是青白党高级官员。张伯父也是。你们进入市场,是为了给北伐筹集资金,对不对?”

    陶先生睁大了眼睛,道“你既然知道,能不能打个商量?让令尊暂时不要卖出,等到12月再卖也不迟。”

    秦笛缓缓摇头,道“我怕到时候卖不掉。”

    陶先生道“不会的,我们有几个利好的消息,准备一点点放出去,股价还会继续攀升,至少今年不会跌。”

    秦笛微微一笑,道“我宁愿接受张伯父的建议,接受抵押,将股票转让出去。”

    张锦江苦笑道“可我所有地产加起来,也只有三百万大洋啊。”

    秦笛的目光从众人面上掠过,笑道“这样吧,剩下的三百万,算我捐给青白党,为北伐做贡献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想要清先生的签名,每张签名便笺,折抵百万大洋!”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年轻英武的清先生一直没吭声,此时闻言也被吓了一跳,干咳两声道“我签名的便笺,一张顶一百万?那我能不能多签几张?”

    秦笛笑道“三张就够了,我怕到时候您不认账!”

    “你不会改成欠条吧?到时候让我赔钱可不行!”

    “放心,此事与钱财无关。”

    “哈哈,那就好,只要不涉钱款,我签的字,啥时候都认账!”

    当下,秦笛找了三页上佳的空白信笺,摆在桌子上。

    清先生掏出笔,在信笺上签了字,而且还盖上了私章!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