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慎入彀

    随后的日子里,秦笛每天吃一段黄精,然后凝心静坐修炼。

    一个月后,他的功力忽然有了突破,跃升到炼气第四层!

    炼气第四层属于炼气中期,他的百米速度提升到5秒,单手能托起一千五百斤的重物!皮肤肌肉非常坚实,一刀砍下去,只能留下一条白线,可以算是金刚不坏之身了。

    然后,秦笛离开南湖,回到魔都。

    这时候,他发现家里有了一些变化。

    首先,姐姐的追求者中多了一人,此人名叫“刘崧壬”,家境虽然不如张乃景,但是学问很好,颇有知名度。

    刘崧壬毕业于法国巴黎大学,是一位文学博士,目前是某大学的教授,又是某知名杂志的编辑,业余时间还写小说,才华是不缺的,嘴又乖巧,善于花言巧语,所以跟张乃景一比较,秦菱更喜欢此人。

    其次,秦笛还发现,父亲秦汉承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做了一件大事,让他觉得有些头疼。

    秦汉承是华商交易所的独立经纪人,手里有了大笔的资金,不声不响介入了信交风潮,先后投进去七百万大洋!

    那么,信交风潮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它是信托和交易所的一场大风波,从1920年开始,魔都人炒股炒疯了,棉花,纱布,钢材,煤炭,所有能炒的东西统统上涨,交易所成立了一家又一家,短短一年的功夫,多了一百多家交易所,这些交易所炒自家的股票,就像画大饼一样,没有扎实的根基,业绩都是虚的,到最后银根收缩,导致彻底崩盘,一地鸡毛。

    秦笛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九月份,再有两个月,股市就该崩盘了。

    九月初七,张乃景又一次来到秦家,因为找不到秦菱,便缠着秦笛要跟他下棋。

    秦笛有些无奈,一面让晏雪上茶,一面摆开棋盘,说道“我让你五颗子,否则没法下。”

    听见这话,张乃景很不服气,瞪大眼睛说道“姓秦的,你欺人太甚!竟然大言不惭,要让我五颗子!我若是输了,情愿将棋盘吃下去!”

    秦笛摆了摆手“不用,你若是输了,跟我聊聊魔都股市,以及你们的计划安排,就可以了。”

    张乃景一面摆上五颗子,一面抬头警惕的问道“什么计划安排?”

    秦笛微微一笑,道“你家和蒋先生,戴先生,还有陈祖焘,成立了一家‘利源号’,借助这次的风潮,赚了不少钱吧?”

    张乃景闻言“哈哈”笑道“这算什么!我老早跟你说了,家里若有闲钱,我们一起联手抄做,岂不是好?可令尊偏要自己上阵!这下摸不着头绪了吧?”

    秦笛问“你们准备何时退出?”

    张乃景瞪他一眼“这我可不能告诉你。”

    秦笛道“你若是告诉我,我让你们全身而退。否则,赶明儿我爹先撤了!恐怕你们不好收拾。”

    他说的是实情,七百万大洋一撤,股市立马凉一半,很可能对方出不了货,最后全砸在手里!他既不想得罪对方,也不想让自家亏本,所以才跟张乃景打个招呼。

    无奈张乃景咬死了不肯说“休要问我!交易场上无兄弟!真金白银,各凭实力,看最后鹿死谁手!”

    秦笛也不再问,低头凝神下棋。

    晏雪不时的给两人端茶倒水,还在屋子里点上了檀香。

    檀香很好闻,能让人心神宁静,晏雪的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

    她在秦家住了两年,因为行事乖巧,已经被秦家人接受了。

    她有修真的资质,按照秦笛的要求,一丝不苟的修炼,不知不觉,练出了一口真气,身体有了极大的改善,头脑也变得很聪明,什么东西一学就会,在学校里成绩很好,前不久的考试,刚拿了第一名。

    张乃景的心里有些不安,脑袋转来转去,四处乱看,过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秦笛,我来找你姐几回,为何她老是不在家?”

    秦笛哼声道“姓张的,实话告诉你,你没戏了!有个姓刘的家伙,正在追求我姐呢。”

    张乃景“啪”的一声,将一颗子落在棋盘上,气鼓鼓的说道“谁那么不开眼?敢跟我抢人?”

    秦笛斜眼看着他“你这叫什么话,我姐清清白白,想嫁什么人,就嫁什么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张乃景赶紧讨饶“别,别啊!秦笛,我对你姐没歪心思,我真心喜欢她,还让家父登门求亲。我光明正大追求她,难道还有错吗?”

    “哼!喜欢她的人多了!你说说自己有什么长处?做了什么名扬千古的大事?琴棋书画,哪样精通?你能独立工作,迎接各方面的挑战吗?我知道张家有钱,但那不是你的钱!我家也不缺钱啊。你的家境,并不能给你加分。”

    “啊?啊……我好歹是复旦大学毕业!养家糊口没问题!你呢?年纪轻轻,既不上学,也不工作,好意思说我?”

    张乃景越说越激动,不一会儿的功夫,棋盘上又露出败势。

    秦笛口中“啧啧”道“看看,看看!让你五颗子都不行!你还能干什么?”

    张乃景面上一阵青,一阵红,气哼哼的道“秦笛,我不是傻子,虽然下棋输了,我也不会上你的当,走漏交易所的消息。”

    秦笛笑道“你说不说都一样。我已经胸有成竹了。赶明儿,我就让父亲卖掉股票和债券,肯定亏不了。麻烦你回家说一声,别让利源号折了本儿。”

    “哼,股市正热火朝天,大势滔滔,无法逆转。即便你家撤单,也影响不了大局。”

    “张兄,你这种态度可不行!学问不够精深,心里还有偏见,怎么能做大事呢?实话告诉你,我姐在实验室忙着呢!再过两年,等她成了举世闻名的大科学家,更难看上你了。”

    张乃景的面色很不好看,伸手拨乱了棋子,道“这你就不懂了,女人若像嫦娥一般,身处月宫里,高处不胜寒,未必就幸福。”

    秦笛劝道“我倒是想帮你。但你学历不够,若能去美国留学,拿一个哈佛博士回来,就会有很大的希望娶到我姐了。”

    张乃景吃了一惊“这……这……拿一个博士,至少要五年,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秦笛道“张兄,你比我姐大一岁,五年之后,还不到三十呢!再者说,经济学的博士,哪里用得着五年?如果数学比较好,三年就毕业了!回来不是刚刚好吗?”

    张乃景沉吟道“你说出国留学,我也不是没考虑过。可是一去好几年,秦菱要是嫁人了,我怎么办?”

    “放心吧,我姐不会那么早嫁人。”

    “不行,我得找人查一查,那姓刘的是什么玩意……”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