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孤云轩主

    1921年春,秦笛再一次离开家,开始了远行。

    他走了很多地方,黄山、九华山,大别山,泰山,华山,天台山,雁荡山,武当山,九寨沟,神农架……一则考察当地的灵气,寻找传说中的仙山福地,二则了解道观、佛寺中,还有没有修真人,特别是筑基修士、金丹真人和元婴真君。

    一路行来,他发现了一些有灵气的地方,可惜灵气都不够丰富,用来短期修炼还行,没办法长期隐居。

    但他并没有死心,觉得自己功力不足,慧眼还没有开,所以找不到隐藏的洞天。

    五月二十日,他在武夷山中采集到一堆黄精,分明带有着很浓的灵气,比药店里卖的老山参强百倍!同时他还发现,周围的灵气也比别处丰厚一些!

    秦笛精神振奋,猜测仙山福地就在附近。可是他瞪大眼睛找了半个多月,最后也没有找到。

    “奇怪,怎么找不到呢?难道说被古仙人封闭了?”

    迫不得已,秦笛背着一大包黄精,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武夷山。

    随后他经过一番辗转,途径嘉兴南湖,又有了新的发现,在小小的湖心岛上,竟然有不菲的灵气。

    秦笛精神振奋,在岛上走了一圈,发现这里有烟雨楼,清晖堂,孤云轩,鉴亭,小蓬莱,宝梅亭等建筑。

    他花了一番心思,找到嘉兴县知事张昌庆,送上一笔厚礼,询问湖心岛上楼阁的产权,若是有人想出售的话,他愿意出高价买一座栖居。

    张昌庆看了看礼物,心中很满意,说道“我可以做主,在烟雨楼里给你留个房间,住一年半载没问题。”

    秦笛赶紧摆手“不敢不敢,烟雨楼就算了。”

    张昌庆道“烟雨楼是县里募资兴建的,其余的楼阁都属于私人所有。”

    秦笛笑道“我看中孤云轩了,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

    张昌庆答道“孤云轩的主人,乃是本地的大户人家,他未必肯卖啊。”

    “你且说说,若是不行,我也就死心了。”

    “那人名叫王福清,做生意赚了大钱。城外有座桥,就是他捐的。”

    “多谢告知,我去问问看。”

    秦笛找到王福清,结果只花了八千大洋,就将孤云轩拿了下来。

    既然是生意人,一切东西都有价格,除了祖宅不好卖,其余楼盘都好说。

    王福清当初响应知县的号召,在湖心岛建了个孤云轩,主要为了沽名钓誉,其实建好之后,他从来没上去住过。

    他一个商人,又不是文人雅士,怎会无病呻吟,住到冷寂的湖心呢!

    他没想到,竟然有人花八千大洋,将孤云轩买下来!在他眼中,这位买家就是个傻子!因为同样的价格,能在县城买三进的院落了。

    秦笛在孤云轩才住半个月,就到了八月二日。

    这天,他紧闭房门,不敢现身。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当天下午,天气炎热,他忽然听见有人敲门。

    他皱着眉头,不想去开门,可是敲门声却一直不停。

    他不得不起身开门,发现门口站着两个人,年纪都在三四十岁之间,一人方面大耳,发际线较高,穿着朴素的长衫;另一人脸型瘦削,西装革履,头上抹得油光发亮。

    看见这两人,秦笛微微舒了一口气,心想“还好还好,不是那位惊天动地的大神!”口里说道“请问两位先生有何贵干?”

    其中衣着朴素的先生笑道“小兄弟,天气太热了,能否讨一口水喝?”

    身穿西装的人大咧咧的说道“年轻人,麻烦你弄杯茶来!放心,我们会付茶资。”

    秦笛随口问道“奇怪,难道说画舫上,不提供茶水吗?”

    两人神色微变,衣着朴素的人问“你怎么知道,我们是从画舫上来的?”

    秦笛笑道“隔着这么宽的湖,没有船怎么过来?”

    身穿西装的人道“哈哈,你说的没错。年轻人,在这孤云轩中,怎么只有你一人?连个婢子、小厮都没有?”

    秦笛微微一笑,道“我在这里修心养性,要什么丫鬟婢仆?”

    那人催促道“麻烦来点儿茶水!大热的天,出了一头的汗!”说着,他伸手抹了把额头的汗珠。

    秦笛笑道“相逢就是有缘,两位先生请进吧。”

    两人入座,不一会儿的功夫,秦笛将茶水端上来。

    他们喝了一口,禁不住赞不绝口。

    “好茶好茶!这是上等的西湖龙井!”

    “难得啊,小先生倒是雅人,却不知姓什么?”

    秦笛信口开河,答道“在下姓‘丁’。名叫‘丁春秋’。”

    身穿长衫的人问“我看这湖心岛上,总共也没有几个人,你竟然耐得住寂寞,倒是十分难得。”

    秦笛又说了一遍“我在修心养性,不能受人打扰。”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位身穿西服的男子将茶杯放下,竟然发出响亮的讥笑“你年纪轻轻,不在学校里读书,也不做正当营生,却躲在这里闲居,说什么修心养性,真当自己是道士呢?”

    秦笛望他一眼,淡淡的道“修心,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做人的根本。周先生,我好意请你喝茶,你何必出言讥讽呢?”

    此人面色大变“咦?你怎么知道我姓周?你是哪方的探子?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等我们呢!”

    秦笛道“周先生,你想差了!在下紧闭房门,听见敲门声都不愿开,就是不想惹事。我若是探子的话,您二位可就惨了。”

    身穿长衫的人处事不惊,又喝了一口茶,说道“如此说来,你知道我们的身份?”

    秦笛笑道“戈先生,你放心,我们不是敌人。萍水相逢,喝完这壶茶,请自去便是。”

    两人心中愈发惊异,茶水也变得没滋没味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壶茶喝完,两人起身告辞。

    戈先生说了声“打扰了。”

    秦笛躬身道“不客气。戈先生,我对您是极尊敬的。将来若遇到麻烦,可派人来孤云轩,留一封书信即可。不拘何事,在下愿竭力相助。”

    戈先生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风轻云淡的说道“不敢打扰阁下。”

    眼见对方转身,秦笛将一张名片,悄悄放在他的口袋里。

    周先生临去之时,在桌上放了一块大洋,算是支付茶资了。

    秦笛送走两人后,再次关上了门。

    那两人离开南湖后,行不多远,各自分开。

    过了一会儿,戈先生猛然发现,口袋里多了张名片,仔细看时,只见上面写着“孤云轩主,专营西药,凭此名片,半价供货。”

    他将名片往地上一扔,嘴里嘟囔着“什么‘孤云轩主’?故弄玄虚,原来是个药贩子!别说半价了,我去外头走一圈,打三折的大有人在!”

    他往前走了几步,想起年轻人异样的风采,心里有些犹豫,回过头来,又将名片捡了起来,吹落上面的灰尘,重新装进口袋里。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