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信交风潮

    秦笛懒得跟对方争辩,换个话题问道“张兄,你既然研究期货,对未来魔都的股市怎么看?”

    提起这个,张乃景顿时眉彩飞扬,胸有成竹的道“自从世界大战结束后,魔都股市蒸蒸日上,预计会有一段好日子。前不久,租界新成立几家交易所,里面人头攒动,几乎抹不开身。家父正筹备信托公司,秦兄弟,你家若有闲钱,不妨投进来,我保你稳赚不赔。”

    秦笛“呵呵”笑道“我家没有钱,也不想趟这片浑水。”

    过了一会儿,秦菱一袭白裙,风姿绰约的从外面走进来,看见张乃景,感觉有些奇怪。

    “张先生,你怎么跑我家来了?”

    张乃景眼前一亮,露出笑容,道“我向令弟请教棋艺,没想到输的一败涂地。”

    秦菱鼻子微翘,莞尔一笑,道“我弟有龙凤之姿,打小就是天才!你能比得了吗?”

    “比不了,比不了。”张乃景尴尬的笑着,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青春洋溢的面庞,一时间心花怒放,嘴上说道“秦小姐,今日和风煦暖,天气上佳,我请你去看戏,好吗?”

    “不去,我没空。”话未说完,秦菱转身上楼了。

    张乃景看着空荡荡的楼梯,有点儿魂不守舍,跟秦笛闲聊了几句,眼看天色不早,不得不起身告辞。

    惠子收起棋盘和棋子,对秦笛微微躬身,领着女儿走了。

    秦笛上楼去见秦菱“姐,你对这位张先生有什么看法?”

    秦菱撇了撇嘴“人长得倒是不讨厌,就是显得有些浮躁。”

    “姐,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首先要有学问,其次有上进心。”

    “姐,以我的看法,这位张先生还算老实人,只是年纪尚轻,学问还不够好。我看他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左眉有一细小的分叉,预计在三十八岁的时候,会面临一道坎,如果能渡过去,至少能活九十多岁。”

    秦菱望着弟弟“阿笛,你算的准不准?你看我能活多少岁?”

    秦笛道“你生于1898年,如果不出意外,应该能活到21世纪。”

    秦菱吃了一惊“啊?你说我能活过百岁?”

    “如果好好保养,活到110岁没问题。”

    “胡说八道!谁能活那么久!妹妹秦月呢?她的寿命如何?”

    “月儿命运多舛,连我也猜不透。”

    秦菱吃了一惊“啊?为什么会这样?”

    秦笛不答,只是轻叹道“你放心,我会尽量保护秦月。”

    秦菱跟母亲一样,都选择了医学专业,她在同济大学医学院读书,眼看快毕业了。

    秦笛问“姐,你毕业后想做什么?是去做临床,还是做研究?”

    秦菱反问“我能做什么研究?”

    秦笛笑道“我这边有个课题,如果能研究出来,你可以像母亲一样,拿到诺贝尔奖。”

    秦菱大感兴趣“真的吗?什么课题这样厉害?”

    “等你进了研究所,我将研究思路告诉你。”

    “那好,我可以提前进入课题吗?”

    “行,过两天我带你去。”

    秦笛所说的课题,自然是三大神药的第二种青霉素了!

    青霉素是在1928年由英国细菌学家佛莱明发现的,直到1940年才受到重视,1943年批量生产。它的重要性不用说,每个现代人都知道。

    有了具体的思路,想发现青霉菌并不难,难点在于青霉素的产量太低,很难进入临床阶段。

    弗莱明的贡献只是发现了青霉素,此后过了十几年,都没有用到病人身上。

    从1940年开始,美国满世界寻找霉菌。1943年,有个叫玛丽亨特的人中了大奖,找到一个发霉的哈密瓜,从而得到了产率较高的菌株,到1949年,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青霉素,都来自于那个哈密瓜上的霉菌和它的后代。

    为了开展这项研究,秦笛加大了投入,先后注资四百万元,用来扩充医药研究所,购买新的仪器,聘请了五十位生物学家,病理学家,细菌学家,化学家和医生。

    于此同时,位于崇明岛的制药厂扩大生产,开足了马力,继续制造阿司匹林和磺胺药。

    这时候,磺胺药的价格已经降下来了。

    秦笛将制备的药物封存了一部分,留待日后的中日战争和两党之间的内战。他也不怕药物放久了会坏,因为磺胺药很稳定,只要别受潮,就能存放很久。

    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世界各地都向朱婉申请磺胺药的专利授权,于是秦汉承代表妻子,花了半年的功夫,去美国、英国、德国和法国走了一圈,在当地律师的协助下,挑选了几家大公司,允许他们大量生产磺胺药。

    单是专利授权金,就让秦家发了一笔大财。

    极少数的制药公司,因为财大气粗,一笔付掉了授权金;更多的公司则选择分期付款,每年支付一笔款项;甚至还有的公司,采用货物抵押的方式,来支付授权金。

    等到1921年初,秦汉承从国外回来的时候,除了口袋里装了一叠银行本票,同时带回来的,还有一船的纺织机、印花机和面粉、大豆,总价值超过四百八十万美元,这还只是第一笔收入。

    到了这个地步,钱财对秦笛来说只是个数字,不再像当年那样迫切需要。所以他将这笔授权金,都交给父亲管理,用以扩大“秦氏粮行”的经营。除此之外,若有好的项目,也可以开展起来。

    1921年,也算是多事之秋。

    秦笛心里清楚,这一年,魔都会有一场大规模的股灾,后世称其为“信交风潮”。虽然说,这次股灾是一个赚钱的机会,然而他已经看不上这种机会了,因为池子太小,养不了大鱼,如果强行介入,说不定惹一身骚。

    在这场股灾中,一些人倾家荡产,也有人趁机发了财。

    比如说蒋大先生,一度做了证券经纪人,赚了几十万大洋,然后转身去了广州,投身于孙先生门下,从此混得风生水起。

    对于秦笛来说,若想介入信交风潮,如果投入的资本太少,小打小闹没什么意思;如果投入的资本太多,很容易形成控盘的格局,相当于跟蒋先生对着干,不管输赢都有风险。为了赚点小钱,若是给家族招来祸患,那就没意思了。

    毕竟未来的蒋大先生,一度代表着国家意志,就算秦笛功力再高,也不想跟对方为敌。除非他想改变历史进程,否则还是置身事外比较好!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