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张家大少

    随后又过了两个月,秦家忽然来了一位客人。

    此人名叫“张淡儒”,是一位金融家和实业家,他跟秦汉承也算是熟识,然而这次登门,却是给儿子求亲来的。

    张淡儒出身于浙江南浔,家中巨富,家财千万。他兄弟七个,有一位哥哥名叫“张锦江”,跟蒋先生关系非常密切,也是青白党关键人物之一。

    秦汉承一听对方言下之意,顿时心中欢喜,因为随着秦家实力的提升,想给女儿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可不太容易。

    秦汉承知道自家有钱,但不知道究竟有多少钱,他还以为秦家不如张家呢。

    秦笛只在中国银行存了两百万大洋,另外还有一些房产和实物金银,加上粮行的资金,还有染织厂的一部分股份,杂七杂八合起来,大约有八百万大洋,这部分资金秦汉承是知道的,至于说花旗银行和其他银行的存款,秦汉承就不晓得了。

    秦汉承殷切的招待对方,说道“张先生,您请坐,听我一言。首先要感谢您的好意,然而现在已经是民国了,不提倡盲婚哑嫁。我得先问女儿,听听她的意见,只要她不反对,这件事就好办了。”

    这时候,秦笛走了出来,对着张淡儒鞠躬“给伯父请安。在下冒昧说一句,如果有可能,我想替家姐见令公子一面。”

    张淡儒有些讶异,但却笑道“好啊,年轻人嘛,该当多交流。”

    两天之后,秦笛见到了张乃景。

    张乃景是张淡儒的大公子,身材高挑,气宇轩昂,人长得不错,复旦大学毕业,也算有一些学问,但他还年轻,没经过大事,略微有些傲气。

    他这种傲气,主要是针对秦笛的,因为他听说,秦笛压根儿没上过学!

    他觉得难以理喻,有那么厉害的母亲,那么优雅的长姐,为啥秦笛不学无术呢?

    他望着眼前的少年,想要教训对方,故意板着脸问“秦笛,你读过书吗?”

    秦笛微微一笑“读过一些。天文地理,琴棋书画,都懂点儿皮毛。”

    张乃景撇撇嘴,心道“大言不惭,这种话,也好意思说出口。”

    他嘴里说道“秦笛,你既然说到了琴棋书画,我算是略懂围棋。要不然,咱们下一盘?”

    “好啊,我让人去三叔家拿棋盘和棋子。”

    “怎么?你家没有棋具?”

    “我平日很少下。”

    张乃景忍不住摇头,心道“看样子,他根本不会下棋,我得让他九子才行。”

    不一会儿,三婶惠子领着女儿秦湛送来了棋具。

    惠子有一位哥哥,名叫“井上龟三郎”,乃是关东棋院的棋手,专业五段,实力强劲。惠子的父亲喜欢下棋,她本人自幼耳濡目染,也有业余三段的水平,所以家里常备了棋具。

    这年月,日本围棋遥遥领先,中国棋手实力很弱。

    此时有南张北段的说法,南张就是张乃景的父亲张淡儒,北段是指段祺瑞。

    段祺瑞喜欢下棋,曾经邀请一位日本五段来华,让中国棋手三子,还频频获胜,鲜有败绩!而在日本国内,还有九段高手呢!由此可见,中日围棋之差距。

    归根结底,不是中国人笨,而是因为民生凋敝,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哪有精力研究围棋?要是往前挪几百年,搁到黄龙士那会儿,中国棋手还是很牛掰的。

    惠子来做裁判,她有一个女儿,名叫“秦湛”,才刚刚九岁,笑嘻嘻的坐在秦笛的边上。

    晏雪不声不响的端茶倒水,她已经十岁了,瓜子脸,柳叶眉,面容清丽,肤色胜雪,仿佛一朵将开的梅花。因为修炼了基础功法,她的行为举止颇显沉稳,虽然年纪跟秦湛差不多,但整体感觉好似年长了三岁,仿佛十三岁豆蔻初开的少女。

    张乃景惊讶的看她一眼,心道“真是奇怪!一个小小的婢子,怎会给人以惊艳的感觉?”他略微定了定神,转过头来,望着秦笛道“我比你年长,让你三子如何?”

    秦笛摆了摆手“免了。还是我让你先行。”

    惠子虽然从未见过秦笛下棋,但她依然满面笑容静静的瞧着。

    张乃景觉得受到了侮辱,面现薄怒,说道“你先来!否则就别下了!”

    秦笛懒得跟对方争执,当即落子在天元之上。

    张乃景愈加生气,瞪他一眼,板着脸在角落里落子。

    秦笛随手在棋盘上四处乱放,看上去毫无章法。

    才落了十几子,张乃景就想起身,推开棋盘不下了!可是他心中爱慕秦菱,又不能得罪秦笛,所以只能咬着牙继续落子。

    他一边下棋,一边轻哼道“你这棋毫无章法,一看就没学过!我该让你十八子才对!”

    秦笛“嘿嘿”笑道“言之尚早。当心风大闪了舌头。”他的神识极为强大,算度非常惊人,棋力远在对方之上。

    等到第八十手的时候,棋盘渐渐成型,黑白交错,分割出十几块,没有一块棋活干净!

    这时候,张乃景开始感到心惊肉跳,显然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惠子的双眼紧盯着棋盘,脸上流露出惊叹的神色,她虽然算不得高手,但也能看出秦笛领先了,而且还领先不少呢!

    又过了半个小时,才下到第一百三十手,张乃景死了一块棋,足有十多目。他的面色变得很难看,犹豫片刻,不得不推枰认输。

    他呆呆的看着棋盘,心想“怎么就输了呢?我的棋力不差啊!即使跟我爹下,也不过输三四子。”

    张乃景闹了个灰头土脸,几乎下不来台。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于失态,只能苦笑道“兄弟,你的棋很厉害!我不知天高地厚,先前闹笑话了。”

    惠子赞道“秦笛的棋很高明,我反正看不懂。”

    晏雪抿嘴一笑,轻盈的走过来,给众人斟茶。

    张乃景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稍停片刻,道“秦笛,你除了下棋之外,难道还精通琴技和书画不成?”

    秦笛笑了笑“哪里哪里,我只懂一点皮毛。张兄,你在复旦读的什么专业?”

    张乃景答道“我读的商学院。”

    “去年开始的五四运动,张兄有没有参加?”

    “家父让我研究期货交易,我没时间参加学生运动。”

    “张兄如何看待未来的时局?”

    “这个嘛……我跟伯父谈过一回,认为青白党能领导中国走向富强……”

    秦笛微微一笑“孙先生今年55岁,要是再过三四年,他忽然逝世了怎么办?青白党会不会四分五裂?”

    张乃景吃了一惊“噫!你不要胡说八道,当心被人听见,会给秦家惹祸的。”

    秦笛道“如今是民国了,讲究言论自由,不是吗?”

    张乃景瞪眼道“那也不能乱讲!孙先生是青白党的领袖,众望所归,举世瞩目,他怎么能死呢?”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