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丫头晏雪

    秦笛走进去看了看,发现屋里陈设很简单,床上躺着一个女人,早已没有气息了。

    他走上前去,用棉被将女人的头面盖住,然后道“晏雪,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一口棺材。”

    然后,他走了出去,留下晏雪呆呆的站在床边。

    不到半个小时,秦笛趁着夜色,一个人扛着棺材走回来。

    他将女人放进棺材里,然后单手托着棺材,另一手提着铁锹,走到山根荒坡处。

    这天晚上,月亮仿佛圆盘一样,月光如水,洒向地面。

    秦笛抬头看向远山,沿着山根走了两三里,才找到一个风水上佳的地方。

    晏雪举着火把,眼看着秦笛挖了个大坑,将棺材放进去,然后用泥土和石块堆起坟头,又在坟头前竖了一块石碑。

    周围一个人也没有,秋风吹拂,带着凉意,吹拂在晏雪的身上。看着坟墓,她心里很悲伤。看见秦笛,她又感到几分安宁。

    秦笛的手指在石碑上划过,发出“哧哧”的响声。

    不久,石碑上的文字刻好了。

    晏雪震惊不已,心里明白,这个“哥哥”不是普通人。

    随后,秦笛带着她,一路向东,回到魔都。

    朱婉见儿子带着小姑娘进家,感到很惊奇“阿笛,这女孩哪来的?”

    “我从路上捡的!”

    “你这孩子!净说胡话!人也能随便捡吗?莫非被你拐骗来的?人家父母不着急?”

    “这丫头名叫晏雪,父母都没了,就是个孤儿。”

    “真的吗?她没别的亲戚?叔叔、婶婶、姨娘、祖父、祖母都没有?”

    “妈,你别问了!把她留下来,就当多个女儿,岂不是好?”

    朱婉哭笑不得“若想要女儿,我不会自己挑?还要你帮忙?”

    她是职业女性,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人,她每天走在大街上,见惯了卖儿鬻女的惨象,不知道儿子为啥大发慈悲,将小丫头带到家里来。

    她将秦笛叫到一边,低声问“阿笛,你老实交代,到底怎么想的?难道留着做童养媳?年纪也太小了吧?”

    秦笛道“妈,你想歪了!这姑娘很不一般,是我找来的徒弟。”

    朱婉轻哼道“你年纪这么轻,收什么徒弟啊?你能教人家什么?”

    “妈,你怎么这么唠叨?秦家又不是没有钱,难道养不起一个小姑娘?你要是反对,我可搬出去住了!”

    “好吧,好吧,我认这个女儿,还不行吗?这孩子长得不丑。”

    自此之后,晏雪就在秦家住下来。

    秦笛传她一段呼吸吐纳的口诀,然后送她去上小学。

    秦菱和秦月都觉得好奇,然而她们宅心仁厚,并没有排斥晏雪。

    秦汉承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在乎家里多一张嘴。

    毕竟是大富之家,每年送出去的捐款,都有好几万大洋,多养一个小姑娘,权当是做慈善了。

    然而晏雪的心里很明白,她是被秦笛买下来的,并不是秦家的小姐。

    1918年,秦笛18岁,正式成人了。

    截止此时,磺胺药作为独家神药,悄悄赚了五六年的钱,也渐渐藏不住了。

    有些密探找上崇明岛,不断的在药厂外面踩点,想要混进去寻找秘密。

    虽然说,秦笛聘请了不少的护卫,三班倒巡逻,防卫的很严密。但是渐渐的,就连护卫也被人买通了。

    于是乎,他不得不未雨绸缪,考虑申请专利的事。

    他先找外公朱明成咨询,然后在1月12日,见到圣约翰大学法学院的院长,一位美国的律师华莱士。

    双方经过一番交谈,然后签订了委托书。

    秦笛支付一万八千美元,聘请华莱士做代理律师,用母亲朱婉的名义,申请美国和英国的专利。

    随后,他耐着性子等了大半年,直到九月份,华莱士告诉他,专利申请被接受了,他才寄出一系列的论文,分别邮寄到《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nature》和美国的《science》以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

    从1918年11月到1919年5月,短短半年的功夫,署名“朱婉”的论文,一下子推出来二十二篇!

    《东方神药磺胺嘧啶的合成》、《外用药磺胺醋酰的制备》、《磺胺嘧啶药代动力学研究》、《磺胺噻唑的临床实验效果》、《磺胺嘧啶银抑制金黄色葡萄球菌》……《阿司匹林柠檬酸催化合成法》、《阿司匹林碳酸盐合成法》……《阿司匹林氢氧化钾合成法》、《阿司匹林乙酸钠合成法》……《阿司匹林吡啶合成法》、《阿司匹林苯甲酸钠合成法》……

    这么多论文猛地推出来,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惊了!

    “天呐,一直保持神秘的‘东方神药’,终于揭开了面纱!”

    “没想到,这颗医学史上的明珠,竟然落在中国人头上!”

    “贫穷落后的中国,怎能孕育出璀璨的文明?这简直就是奇迹!”

    “太不可思议了!这是对人类划时代的贡献……”

    直到这个时候,人们才忽然了解到,魔都出了一位惊世骇俗的科学家,而且是一位从事临床工作的女医生!

    消息传到魔都,朱婉先吃了一惊,捉住儿子问道“阿笛,你为什么将我推出来?这些东西可都是你的成果啊!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

    秦笛笑道“妈,你辛苦半辈子,也该享受被人尊敬的日子了。”

    朱婉道“我半截入土的人,要这虚名做什么?”

    秦笛“哈哈”笑道“妈,你还年轻着呢!说什么半截入土啊?你好歹还有圣约翰大学的学历!而我呢?我没上过一天学,要是署我的名字,会让人揭穿老底,闹个天翻地覆的!”

    朱婉苦着脸“阿笛,你给我的压力太大了!我怕走在路上被人绑架了!”

    秦笛安慰她道“俗话说,盗亦有道。那些绑匪,都喜欢绑架贪官污吏。您是著名大医学家,只会让无数国人景仰!放心吧,没有人会绑架你的。”

    “那可不一定!早知如此,我宁愿你不发表论文了。”

    “妈,这种无上的名誉,怎能让给别人呢?这是我们的贡献,是朱家的成就,也是中国人的骄傲!”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