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踏上仙路

    从本质上说,秦笛是一个修真人,并不想做纯粹的商人。

    商人积累的财富再多,那也是笼中的鸟,砧板上的肉,冢中的枯骨。

    秦笛没有被金钱所迷惑,心里始终惦记着修仙呢。

    1914年,他的身高超过一米七,看上去跟成年人一样了。因为常年的呼吸吐纳,他已经在胸腹间积累了三口真气,散布于筋骨皮,形同于金钟罩,他一拳能打碎坚硬的花岗岩,一脚能踢断碗口粗的杨树,等闲二三十个大汉近不了身。

    于是,他经常离家出走,一去便是三四个月,足迹踏遍了五湖四海。。

    刚开始的时候,秦汉承和朱婉还很担心。

    秦笛为了安他们的心,特意找了四个保镖跟着。实际上,当他离开魔都的时候,往往把保镖甩开,让他们去药厂做保安。

    他外出的目的,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是寻找仙山洞府,灵气丰富的地方。

    秦笛乃是仙人转世,脑子里装着无数的修仙法门。他不需要加入任何门派,也不用拜别人为师,只要找到有灵气的地方,就可以独自修行了。

    他拥有五行灵根,可以吸收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气。

    因此,他去东北的大兴安岭,云南的西双版纳,看到郁郁葱葱超过百年的古树,便可以站在树下,闭目深吸一口气,享受树木的精华。

    他前往东北的黑土地,西北的黄土高原,江西的红土地,吸收土中之精气。

    他去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在三江源,格拉丹东,冰天雪地里静坐,吸收水之灵气。

    他的足迹走遍了龙岗火山群,大同火山群,腾冲火山群,新疆普鲁火山群,天山火山群,昆仑火山群,五大连池火山群,前去吸收火之灵气,并且试图寻找灵火和仙火。然而这些传说中的火山都已经熄灭了,他得到的火灵气很有限,也没找到灵火和仙火。

    他还去了内蒙古的白云鄂博,江西赣南,广东粤北,四川的大凉山,寻找稀有金属的产地,去吸收金之灵气。

    他发现,尽管地球上灵气变得十分稀薄,但不能说是完全耗竭,只要坚持不懈,修炼得法,还是能够筑基的。至于说能否结成金丹,甚至化生元婴,那就非常困难了。

    经过一番折腾,不断的吸收灵气,他的功力有了长足的进步。

    1915年三月,他终于踏入炼气第一层,脱离凡人的范畴了!

    炼气第一层,就已经很不简单了,百米速度9秒5,单手能举四百斤的重物,赤手空拳能对付斑斓猛虎。

    1916年四月,他踏入炼气第二层,百米速度8秒8,单手举起六百斤重物,一个人能打上百人。

    1917年6月,他进入炼气第三层,百米速度7秒7,单手能举八百斤重物,一拳能打死大象,再加上耳聪目明,反应灵敏,皮糙肉厚,筋骨坚实,拥有极强的抗击打能力,拳头打在他身上,就像挠痒痒一般;刀砍斧剁对他失去了作用;不过,面对步枪点射,或者机枪扫射还是不行。

    随后,他的功力便陷入了瓶颈,迟迟无法踏入炼气第四层。

    秦笛一路行来,看遍了民生疾苦。

    这年月,虽然中国工业蓬勃发展,但是老百姓生活很艰难,逃荒要饭的人很多,卖儿鬻女并不鲜见。

    1917年7月15日,秦笛行经四川的西岭雪山,在山巅呼吸吐纳三天三夜之后,从山上下来,在大邑县落脚。

    走在大街上,他看见街边跪着个小姑娘,年纪不过六七岁,头发稀疏泛黄,面色干枯有菜色,身上衣服倒还完整。

    小姑娘跪在地上,身前铺着尺许长的白布条,上面歪歪扭扭写着“卖身葬母”四个字。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然而没有一个人,愿意停下脚步。

    秦笛停下脚步,蹲下身子,看着小姑娘。

    小姑娘抬起头,眼睛里露出希冀的目光,然而她并没有开口哀求。

    秦笛伸出手,拨开她额前的头发,看向她的眉心和面颊,又看了看她的颈项和双肩。

    老实说,小姑娘长得不丑,依稀还是个美人坯子,然而年纪太小了,距离长大成人,还有很多年,所以跪在这里大半天,也无人上前问津。如果她超过十岁的话,恐怕早被人买走了!

    秦笛没有恋童癖,更不稀罕女人。

    如果是普通女孩,他不可能停下脚步,顶多丢下几块银元就走。

    然而这女孩很不一般!

    秦笛隔着一丈距离,能看见小姑娘的头顶,有一层淡淡的白光。

    走近细看,经过近距离观望和摸骨,他发现这丫头竟然拥有水木两种灵根!

    秦笛走遍五湖四海,迄今为止,也没找到几个有灵根的人!

    他曾在寺庙和道观里,偶然见到有灵根的成年人,要么是得道的高僧,要么是修炼多年的道士。那样的人并不多,数十万人中,也未必有一个。至于说七岁以下的小孩子,那就非常罕见了。即便有,也是各个家庭的宝贝,不可能跟外人离开。

    因此,秦笛心中欢喜,将手放下来,蹲在两尺之外,面带微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怯生生的答道“我叫晏雪。”

    秦笛指着白布条上的字,问道“这是你写的?”

    小姑娘轻轻点头“嗯。”

    秦笛轻声道“起来吧。从今以后,你跟着我。我先帮你葬了母亲。”

    “多谢哥哥。”小姑娘从地上爬起来,领着秦笛离开当地,沿着长街往前走,将要走出县城了。

    秦笛看她走路艰难,摇摇晃晃,于是在城门口停下,买了几个馒头递给她,道“一边吃,一边走。”

    晏雪感激的望他一眼,接过一个雪白的馒头,猛地咬了一口,眼含泪水往前走。她沿着一条土路,不断的迈步,然而她年纪小,走得太慢了。

    秦笛也不去催促,只是不紧不慢的跟着。

    两个人从下午两点,一直走到天将黑,大约走了十三四里,又回到西岭雪山的脚下。

    那里有个小山村,然而却听不见鸡犬之声。

    秦笛问“是不是发生了瘟疫?村里的人呢?”

    晏雪答道“前些天,村里死了十几个人,剩下的都逃走了。我娘死了两天,还躺在床上……”

    “你爹呢?”

    “他在我两岁的时候就离开家了,然后再也没回来。”

    晏雪领他来到一座茅草屋前,道“这就是我家,我娘还在呢……”说话间,泪珠不断的滚落。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