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陶公遇刺

    秦汉承看他反应剧烈,禁不住眉毛一挑,问道“老三,你真的成亲了?为何前天爹问你,你都不说呢?”

    秦汉旭面色微变,支支吾吾,看看左右无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道“我在日本认识一个姑娘,名叫‘惠子’,一起生活了三年,算不得正式成亲。”

    秦汉承皱眉道“是东洋人?”

    “是的。所以我不敢带回来,怕爹生气。”

    “唉,纸里包不住火!你想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先拖着再说呗。”

    “那女人还在日本?”

    “不,她来魔都了,暂时住在虹口区。”

    秦汉承砸了咂嘴,眉头紧锁,觉得这事儿难办了。

    此时中日之间,虽有甲午海战,但关系还没有后来那么差。

    日本经过明治维新之后,已经变成了工业国家,而中国还是农业国家。日本比中国先进,中国还以天朝上国自居。双方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看不起对方国家的人。

    如果秦汉旭讲出实情,估计老爷子秦兆吉会觉得膈应,一上来肯定不会同意。

    秦笛却忍不住想“完了,我这三叔,将来的日子不好过啊!他在国仇家恨之间,能摆正自己的位子吗?不会跟着汪兆铭做汉奸吧?”

    秦笛本人并不介意三婶的来历,日本人也有好有坏,有人支持中日亲善,如果从历史长河来看,各民族之间相互融合是大趋势。

    当然,战争期间扭曲的人性,也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因为辛亥革命已经胜利了,秦汉旭这次回来,就没打算再走。

    除了武昌和金陵之外,魔都也是革命党人盘踞的地盘,孙中山和宋教仁经常在这里出没。

    1912年,孙中山在金陵宣誓,就职临时大总统,改国号为“中华民国”,这一年成为民国元年。

    1月14日,袁世凯在北方大肆搜捕革命党人。

    同一天,陶成章被刺死于上海。

    陶成章是光复会的主要成员,为辛亥革命做出过重大贡献,他的死震惊了天下。

    第二天,当消息传开的时候,报纸都卖疯了。

    秦汉旭看了报纸,沉默了很久。

    秦笛隔着很远,听见他在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姓袁的,杀我革命党人,不得好死……”然后是手枪“咔嚓咔嚓”押子弹的声音。

    上午十点,秦汉旭提着个皮箱,大踏步的走出来,准备离开秦家。

    走到大门口,他看见侄子秦笛站在那里。

    此时秦笛12岁,个子快到秦汉旭的肩膀高了。

    他挡住对方的路,问道“三叔,快过春节了,你这是要去哪里?”

    秦汉旭板着脸,道“我出去有事,过些天回来。”

    秦笛道“三叔,你不要去了。陶成章不是袁某人杀的。刺杀解决不了问题。”

    秦汉旭猛然一震“你知道我想干什么?报纸上都说了,陶成章的死,跟姓袁的有关!”

    秦笛抓住了他的皮箱,道“报纸上的说法,全都是捕风捉影。这件事另有蹊跷。三叔,你去上京行刺,面对重兵保护的袁某人,形同于找死啊!你若是死了,将三婶置于何地?将秦家置于何地?你不怕奶奶哭死吗?”

    秦汉旭反手抓住他的臂膀,逼问道“你一个小孩子,都知道什么消息?为啥说陶成章的死另有蹊跷?”

    秦笛冷笑道“我知道这事是谁做的,但是冲三叔这火爆脾气,我不会告诉你!”

    “啊?你真的知道?这怎么可能?”

    “陶成章被刺杀于广慈医院,凶手不是姓袁的手下,也不是清廷杀手,而是来自于革命党人!三叔,这件事很复杂,此时还是一头雾水,假以时日,慢慢会露出端倪。清廷被推翻,进入民国以后,刺杀的案子会越来越多,你还是明哲保身吧。”

    秦汉旭呆住了,用力去掰秦笛的手臂,然而他没有想到,秦笛的双臂极其有力,一双手就像老虎钳子一样,他拼尽全力竟然掰不开!

    “咦?这真是咄咄怪事!你小子手底下有把子力气。赶紧放开,让我出去!”

    “三叔,我知道你一腔热血,但是你得明白,革命已经成功了,接下来是如何瓜分胜利果实。为了得到更多的个人利益,许多人的面目会变得很丑陋!原先要好的同志,也能变成杀人凶手。三叔你别老想着刺杀。刺杀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箱子我替你保管了。”

    秦汉旭的目光看向秦笛,在那么一瞬间,他觉得侄子的身材,似乎拔高了许多,说出来的话,怎么跟宋先生有些相像?

    宋教仁是日本政法大学毕业的,一向重视走法律途径解决纠纷,他主张全英美西方化,议会宪政,三权分立,跟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有所不同。从1912年到1913年,宋教仁为青白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声名远扬,非常受人欢迎,如果不是被人刺杀的话,很可能被选为民国大总统。

    秦汉旭稳了稳心神,道“好了,你松开,我不去了。”

    秦笛道“这就对了,三叔,你有杀人的心思,还不如跟紧宋先生!趁他如日中天,捞个一官半职呢……否则过两年,先生一死,天下更乱了……”

    秦汉旭大惊失色,手一松,连皮箱也不要了“你说什么?宋先生怎么会死?他才三十三岁!”

    秦笛淡淡的道“凡人都会死,宋先生也不例外。昨天陶先生不就死了吗?他才三十四岁啊!”

    秦汉旭的心乱了“你是说,将来也会有人刺杀宋先生?”

    秦笛道“三叔,我有时会梦见未来发生的事。有些事我不能细说。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叔,我一句话都不会讲。”

    秦汉旭又猛地伸出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阿笛你告诉我,刚刚说的是真的吗?宋先生何时会出事?”

    秦笛道“宋先生是大人物,生死都由天注定。三叔,你不想让我泄露天机,承受天打雷劈吧?”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奇怪的事儿没见过?岂会上你的当?”

    秦汉旭的双手用力,摇晃着对方的肩膀,他嘴里说着不信,心里已经乱了。

    “箱子给我,我不去上京了!我要去找宋先生。”

    “好吧,三叔加油,争取谋个半职官职回来,也好庇护家里的生意。”

    秦汉旭怒道“哼!你这混账家伙,年纪轻轻,功利心这么重!就知道升官发财!你知道什么叫革命情怀吗?”

    秦笛微微一笑,将皮箱递了过去“三叔你说错了。我是小孩子,既不想当官,也不愿流血。我喜欢自由自在,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而你不一样,你已经有老婆了!还要赡养老人,想轻松都不行!”

    秦汉旭气愤难平,接过皮箱,大踏步走出了院门。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