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三叔秦汉旭

    既然有了充足的资金,就能大手笔的花钱了。

    秦笛通过慈安堂购买珍稀药材,供他洗髓伐毛;又让母亲在崇明岛,建了个小型的化工厂,专门提取乙酸酐,柠檬酸和水杨酸。这些东西不能全指望购买,总要有自己的工业基础,否则没办法扩大经营,而且容易被人查出来。

    另外,他拿出接近一半的资金,总共三十万美元,让父亲秦汉承出面成立“秦氏粮行”,雇了经理和一批伙计,专门从美国和南洋进口粮食。

    他还拿出三万大洋,购买显微镜,培养箱,培养皿等物品,建了个小型的医学实验室。

    至于说剩下的资金,则大部分买成了房产。

    20世纪初,魔都人口已达百万,房产价格增长很快,一栋石库门的房子卖上万银元。再过十几年,等到1928年,鲁迅租住的石库门房子,要花五万大洋才能买下来。所以对于魔都的有钱人家而言,自古就知道炒房才是硬道理。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1911年。

    一月中旬,英兵两千人进犯云南西部。下旬,武汉数万工人集会,抗议汉口英租界巡捕房杀人。4月27日,广州起义,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五六月间,长沙、四川发起保路运动。

    10月10日武昌起义,辛亥革命爆发了。盛宣怀逃亡日本。

    11月3日,魔都光复,陈其美任总督。

    秦汉承受到盛宣怀的牵连,被剥夺银行副行长的职务。

    他暂时待在家里,心情有些沮丧。

    这时候,秦家迎来了新的转机,老三秦汉旭终于露面了!

    这家伙在日本参加了同盟会,又参加了广州起义和辛亥革命,侥幸没有死,成了宋教仁的助手。

    要知道宋教仁可是个猛人,在民国初年影响力很大,几乎能跟孙中山叫板,差一点就成了民国大总统,要不然他也不会被人刺杀。

    秦汉旭回家,受到秦家的热烈欢迎。

    他一去十年没回来,别人都快把他忘了,只有老太太秦张氏,想起来就抹眼泪。

    秦笛隔着老远看了三叔一眼,并没有像几个堂兄一样热切的凑过去,因为他不想从政,也不看好三叔的革命事业。

    试想,连宋教仁都被人刺杀了,三叔未来的道路会怎样呢?

    在秦笛的心里,对当官没一点儿兴趣,对参加青白党更没有兴趣。

    几个堂兄精神振奋,恨不能跟着小叔闹革命,却不知道革命的艰难,甚至要抛头颅洒热血。

    秦汉旭回家的第一天,秦老爷子召集所有人,热热闹闹的摆宴欢迎他。第二天,老大秦汉良请他去下馆子。

    第三天,老二秦汉承在自己家里招待他。

    父亲和三叔谈话,秦笛在旁边听着。

    秦汉承感叹说自己失业了,整天待在家里很没劲。

    秦汉旭道“二哥,我认识督军陈其美,可以帮你说句话,回去上班,问题不大。若是再送点儿礼,说不定能更进一阶呢。”

    秦汉承有些心动“是吗?你怎么认识督军大人?”

    秦汉旭坐直了身子,道“我在日本见过他几回,彼此之间还算熟悉。”

    秦笛在旁边沉思,想着这个陈其美。

    陈其美此人争议性很大,他是蒋大先生的结拜兄弟,两个侄子便是赫赫有名的陈立夫和陈果夫。

    陈其美被孙中山赞为“革命首功之人”,“吾党唯一柱石”,同时他也被人骂为“流氓政客”,“青帮头子”,因为他先后刺杀了陶成章,陶骏保,夏瑞芳,郑汝城,就连宋教仁的死都跟他有关系,而他自己也在1916年被别人刺杀了,那才叫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呢!俗话说一报还一报,出来混总归要还的。

    秦笛既然打定主意,不干涉历史进程,就不希望父亲结识陈其美,跟对方有太深的关系,否则万一出了事,他可能被逼无奈出手。

    因此,他忽然开口插话了“爸,依我看,你别去银行做那劳什子副行长了。给人家打工受拘束,还不如在自家企业帮忙呢。粮行的生意要有人管,爷爷的纱厂也要人协助。这两个生意要想做大,都得联系国外商家,才能将成本压下来。这种事,爷爷和大伯都不行,还得你来啊。”

    粮行的资金达到30万美金,相当于五十万大洋,一次能买五千吨粮食,差不多够装一船了,这生意值得好好打理。

    这年代,世界各国的粮食产量差距很大。比如说民国时期,中国农民辛苦一年,平均收获1400公斤粮食,而在美国却是两万公斤,高出中国14倍。即便在中国内部也不均衡,比如说江浙一带,个人占有的土地很少,粮食产量有限;而在东北的满洲地区,因为大量土地的开发,粮食产量大幅提升。

    所以若是消息来源广泛,容易发现更低的价格,压低进货成本。

    这就需要像秦汉承这样的人出马了,他毕竟留学英国,精通英文,又在银行里工作了十来年,做这种事正合适。

    秦汉承听了儿子的话,“呵呵”干笑两声,没发表意见。

    秦汉旭觉得很诧异“咦?我这侄儿不简单嘛,竟然能做二哥的主!听说阿笛至今没有入学,这是咋回事呢?”

    秦笛笑了笑“读书没有用。”

    秦汉旭有些吃惊,猛地一拍桌子“这叫什么话?小孩子不读书,还能做什么?”

    秦笛反问“读书是为了什么?三叔在日本留学,读完了哪个大学,最后毕业了没有?”

    听见这话,秦汉旭脖子一缩,瞪眼瞧着他,不吭声了!因为他大学读了一半,就去闹革命,根本就没有毕业。

    他被侄儿问住了,心里有些郁闷,苦笑道“你年纪小,就像初生的太阳,岂能像我一样?”

    秦笛微微一笑,转而问道“三叔,你在外面多年,应该成亲了吧?为何不将三婶带回来?”

    秦汉旭被吓了一跳“你胡说什么!我没有成亲。”

    秦笛笑道“我虽然年幼,却有夙慧,懂得看相算命。三叔,你不要隐瞒了,赶紧说出来,也好让我爸帮你。”

    秦汉旭紧着摇头“没有就是没有。你休要胡说八道!”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