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橡胶风波

    老爷子秦兆吉心思简单,只盼着将纱厂的生意做好,丝毫都不关心股票。

    大伯秦汉良脑子活泛,渐渐心痒难耐,悄悄动用私房钱买入股票。

    因为彼此住的不远,秦笛能听见大伯家的动静,他知道大伯买进股票了,刚开始还比较谨慎,随着时间的蔓延,变得越来越疯狂,后来甚至动用了纱厂的钱。

    此时橡胶还在上涨,不但散户在抄,很多钱庄也都介入炒作。

    鼎盛时期,全世界的橡胶股票总投资额,达到6000万两白银,其中80是中国买家,由此可见,国人炒股之疯狂。

    从1909年十月,到1910年四月,短短半年的功夫,朱婉买进的橡胶股赚了十倍,六万美金变成近百万大洋,相当于六十万美金!

    四月底,秦笛对母亲说“时辰已到,该把股票卖掉了。”

    朱婉二话不说,带着秦笛跑到交易所,将股票全部出清,并且按照儿子的建议,反手做空二十万美元!

    所谓做空,也就是先借入股票,等价格下跌的时候再还。这是一种危险的赌博形式,因为没用杠杆,它的收益是有限的,最多不超过二十万美元;但如果股价一路上涨,向上无极限,做空的亏损也没有上限。

    秦汉承听说家里婆娘不但卖了股票,并且反手做了空,心里感到十分忧虑,几乎惶惶不可终日。

    “这婆娘疯了!卖股也不问我!我可是银行家啊!她一个医生懂什么股票?怎么能这样做呢?卖的这么早,还反手做空!如果股票狂涨,不知道赔多少钱!你看,橡胶还在涨,根本没有停滞的迹象……阿婉,你错了,你错了……”

    他不但跟妻子抱怨,还跟父亲和兄长抱怨。

    老大秦汉良眼看股票上涨,开心得合不拢嘴“哈哈,哈哈!女人嘛,头发长,见识短!你太没用了,怎能让婆娘管家,掌握家中的钱财呢?”

    然而进入五月之后,股票价格开始高位盘桓。六月开始走下坡路,很快秦汉良便笑不出了。因为他进场的时机晚,所谓的盈利很容易被抹掉。

    这时候,秦笛特意登门提醒“大伯,赶紧股票!再不卖就晚了。你看这张英文报纸,上面说美国改变策略,限制橡胶消费了。”

    秦汉良斜着眼瞪他“我看不懂英文!你个小屁孩懂得什么?”

    结果又拖了一个月,七月以后,橡胶大跌,股市崩盘,落得个一地鸡毛,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7月21日,正元,兆康,谦余三家钱庄倒闭,损失五百万银元;随后不久,又有五家钱庄倒闭,损失十分惨重。等到这年春节,数十家钱庄倒闭了。

    1910年初,魔都总共有91家钱庄。而这场风波过后,倒闭了48家。连带着金陵、杭州等地,也有几家大银行票号倒闭。

    这场金融危机,直接引发清政府收入下降,促成了保路运动和辛亥革命。这是关系到朝代更迭的大事件!秦笛虽然介入其间,却因为投入的资金太小,并未改变历史的格局。

    在这场橡胶风波中,秦汉良的损失很大!

    他因为偷偷挪用了纱厂的资金,以至于纱厂的现金流不足,眼看就要撑不下去了!

    棉花供应商来催款,还可以勉强应付。

    工人来讨要工资!这可就麻烦了!

    许多人出现在秦府外,惹得一阵鸡飞狗跳!

    老爷子秦兆吉急得直跳脚,三天三夜睡不着,到最后两眼红肿,满嘴都是血泡!

    他将秦汉良叫过去,将其骂了个狗血喷头,一巴掌一巴掌的扇耳光“你个混账王八蛋!你看你干的啥事?我辛辛苦苦二十年,被你几个月败完了!苍天啊,你咋不天打雷劈,劈死这混蛋啊……”

    秦汉良跪在地上,满面羞愧,支支吾吾“爹,我也不想亏钱啊!我看人家都发财了,所以才动心的。谁知道一进去就上当啊!”

    秦兆吉又一巴掌打过去“你说怎么办?难道说卖宅子,睡大街吗?”

    秦汉良道“爹,能不能找人借点钱?暂时渡过这段危机?”

    秦兆吉将茶壶“啪”的甩在地上,怒不可遏的骂道“你想的美呢!这年头,别人恨不得你倒霉!有钱的时候,容易借钱;没钱的时候,谁借给你?”

    秦汉良苦着脸“爹,老二在银行里,可以想想办法……”

    于是,秦兆吉把老二秦汉承叫过去,同样骂了个半死,不过倒没有扇耳光“都是你胡说八道,撺掇你哥炒股!你难道不晓得,炒股就像剥皮一样,真正赚钱的有几个?”

    秦汉承看父亲快疯了,赶紧说道“爹,你别急嘛。我媳妇炒股赚钱了!”

    “她赚她的钱!跟你有啥关系!就算赚几千大洋,也救不了咱的纱厂!”

    “爹,我媳妇赚了大钱!我可以找她拿十万大洋,咱家纱厂不会有事!”

    “你这混账,居然开得了口!自己没本事赚钱,还要吃软饭,真是丢人现眼!”

    秦汉承被骂的灰头土脸,低头不敢吭声。

    过了好大一会儿,秦兆吉才回过味来,心里旋即充满了疑惑“你刚才说什么?朱婉赚了十万大洋?她投进去多少本钱?”

    秦汉承没敢说实话“爹,我也搞不清楚。反正我媳妇有钱,找她借就对了。”

    事已至此,秦兆吉也没有别的办法,不得不厚着老脸把朱婉叫过去,将事情都摆出来。

    朱婉很好说话,直接拿出十万大洋,也没提分割股份的事。

    她对钱财并不是太在意,觉得自己得到天父赐福,难得有个好儿子,轻松赚了七十万美元!折合一百二十万大洋。

    1910年,一盎司白银只能换055美元。

    老实说,对于这样的炒作结果,秦笛并不是很满意,因为本金太少了。等到1929年,美国股市大崩盘,有个叫利物摩尔的炒家,做空赚了一亿美元,那才是高手呢,可惜他后来自杀了。那也很正常,投机没有好下场,赢得了一时,赢不了一世。秦笛若不是知道历史,也不会冒然参与。

    橡胶风波过去了,秦家的危机也过去了。

    随着秦笛年龄的增长,特别是这次炒股大赚之后,他在家里的地位水涨船高,说出来的话甚至比父亲还管用。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