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三大神药

    秦笛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身体。他每天晒太阳,吸收日月之精华,再加上精神内守,呼吸吐纳,偶尔也能从贫瘠的空气中勉强吸取一丝少得可怜的灵气,如此积累了七八年,好不容易炼出一口真气,这口真气用在手指上,能将半寸厚的木板戳个窟窿。不过他积聚的真气太少了,没办法覆盖整个拳头,更别说布满一只手臂了。

    习武之人,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

    那些普通的武师,锻炼一辈子,也炼不出真气。

    秦笛不需要像别人一样练拳,他修炼的是仙家内养功夫,要用真气打通十二正经、奇经八脉,然后汇聚于丹田,完成筑基的过程,进而凝炼金丹。可惜这世界灵气匮乏,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有所收获。

    他已经清楚的认识到,要想提升功力,单纯晒太阳是不行的。他需要走遍名山大川,看看别的地方有没有灵气。可他只有八岁,又能走到哪里呢?魔都周边压根就没有山,一个佘山只有98米,那能叫名山大川吗?

    所以,他只能前往慈安堂,拉开一个又一个抽屉,考察那些草药了。

    他发现有些草药,还有一丝微弱的灵气,比如说人参,灵芝,黄芪,黄精等,可是这些东西价值不菲,他作为小孩子,没有理由从慈安堂随意大量的拿药。

    “看来,我需要赚点儿钱了,没有钱寸步难行啊!”

    这时候,姐姐秦菱已经十岁了,正在上小学。妹妹秦月体弱多病,而且经常发烧。

    母亲朱婉虽然是医生,但是每当女儿发烧的时候,除了物理降温之外,并没有很好的方法。

    这一天,她从圣约瑟大教堂传教士特雷西那里,得到少量白色药片。

    她给秦月喂了一片药,秦月很快就退烧了。

    她捏紧了小药瓶,忍不住赞不绝口“啧啧,还真是好东西。”

    秦笛看了一眼,露出兴奋的神色,问道“这是阿司匹林?”

    朱婉猛然回头,看着他道“阿笛,你知道这东西?是从哪本书里看到的?”

    秦笛不吭声,因为他找不到原著,虽然这年月已经有医学期刊了,但很少远渡重洋送到魔都来。

    朱婉也没指望儿子回答,所以她接着说道“你说的没错,这是德国的拜耳公司出的阿司匹林,因为产量有限,还没有卖到中国来。我花了两百大洋,才弄到这么一点儿。”

    秦笛知道,阿司匹林堪称医学史上三大神药之一,1897年在德国研制成功,1899年形成商品,1930年以后才会正式卖到中国来。换句话说,这是一种敛财的神药,如果能开发出来,就不用发愁资金了。

    因此他想了片刻,咬了咬牙,毅然说道“妈,其实这药很简单,我们可以自己造!”

    朱婉瞪大了眼睛,道“什么?你说自己造?你知道具体的方法?”

    秦笛笑了笑,道“我还真知道。

    朱婉道“你打哪里知道的?就算知道了,可人家有专利呢!我们不能随便造,否则要吃官司的。”

    秦笛轻哼道“俗话说‘天高皇帝远’,它一个德国的公司,能管的了我大清?”

    朱婉道“怎么管不了?别忘了,我们是在租界!采用英美的法律。”

    秦笛解释道“妈,你不用担心,我们可以绕过专利!我听说,制造阿司匹林有八种方式,德国人用了其中的一种,我们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就算申请专利都行。”

    朱婉被雷得里焦外嫩,整个人都懵了,深吸一口气“阿笛,你……不是说笑吧?这种救命的药物,单凭我们自己,真能造出来吗?”

    作为外科医生,最头痛的便是感染和发烧,如果能遏制发烧,那可是天大的造化!因此,她首先想到的是造福患者,并没想能赚多少钱。

    秦笛既然开了口,也不想再藏着掖着,反正听话的是自家老妈,不怕被别人捉去切片研究“要想制造阿司匹林,需要有水杨酸和乙酸酐,另外还要有催化剂。德国人用浓硫酸做催化剂,不但产率低,而且比较危险。我们可以换用柠檬酸。”

    朱婉听见一连串的化学名词,心里更加吃惊了。

    她知道水杨酸,早期的医生从五世纪就知道,柳树皮里面有一种苦味物质,能够拿来降温,但因为酸性太强,不是很好的退烧药。

    她没有听说过乙酸酐,只听说过乙酸“你说说,乙酸酐是什么?”

    秦笛解释道“乙酸高温裂解,再用乙烯吸收,可以得到乙酸酐。它是一种无色的液体。”

    “那么柠檬酸呢?我们这儿可买不到多少柠檬。”

    “柠檬酸可以用淀粉发酵来制备。”

    朱婉听完,呆愣了半晌。

    这些东西她都吃不准,她虽然知道儿子不寻常,却想不到如此神奇。

    她心想“若真能造出阿司匹林,我这儿子就是天使了!难道说,他是天父派来,启示世人的吗?”这一刻,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头顶也在放光,两眼都在冒金星,似乎跟圣母玛利亚有些类似了。

    秦笛迫不及待说出这些怪异的话,是想在乱世到来之前多挣点儿钱,采集天下稀有的灵气,争取在有生之年完成筑基!只要筑基完成了,他就能活数百岁!修炼需趁早,越年轻越好,拖得越晚越困难。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不顾一切,说出惊世骇俗的话。

    要不然,如果等到他十八岁才展露头角,就错过了伐毛洗髓的最佳年纪,今生的成就将非常有限。

    既然是非常人,就该做非常事!

    因此,他大力鼓动母亲“妈,把你的私房钱拿出来,再去找外公帮忙。我们可以造阿司匹林!”

    朱婉还没有回过神来,满头雾水问道“要多少钱?”

    秦笛道“两千银元差不多了。要请人做几个实验。”

    “啊?请谁做实验?”

    “我听说,复旦公学有文学院,理学院和商学院,可以让外公在理学院找几个人,分头提取水杨酸,乙酸酐和柠檬酸。具体的方法我都有,只是重复一遍而已。”

    停了好大一会儿,朱婉才醒过神来“啊……我家阿笛是天使!只有天使才会这样!”

    她定了定神,略微想了想,道“既然如此,不用做前期实验了。我去找家洋行问问,能否从欧洲买一些材料。”

    秦笛道“这是工业基础。免不了的,早晚都要做。”

    朱婉柔声说道“阿笛,我们资金有限,不能将摊子铺的太大。”

    秦笛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因为就算试验顺利,随后的建厂,开办公司,大规模提纯原料,都要花不少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足够的资金,什么事儿都做不成。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