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家家有本难念经

    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秦家老爷子想将一碗水端平了,对三个儿子一视同仁,但是秦汉承和秦汉良这哥俩都有自己的家庭,彼此住的又很近,两位夫人之间,两家的孩子之间,总有点儿小矛盾。

    秦汉良是老大,从小跟着父亲忙里忙外,觉得自己对这个家贡献很大。他对两个兄弟略有微词,因为老二和老三都留过洋,在外头浪荡好几年,挥霍了不少的银钱,回来之后,还不能帮家里多大的忙。

    秦汉承在银行里上班,穿的衣冠革履,看着很风光,但薪水是有数的,虽然不缺钱,但也没有太多的积蓄。他看着大哥一家人,衣服穿戴都不差,有时候也怀疑,大哥有没有在经营纱厂时中饱私囊。当然,他不会将这种怀疑说出来。

    两兄弟稍有芥蒂,到了两位媳妇这里,矛盾就放大了。

    大少奶奶胡英没上过西学,只上过几年的私塾,她整天呆在家里看孩子,眼见着二少奶奶朱婉进进出出,在外面有着正经的工作,还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医生,心里头自然有些泛酸。

    秦笛隔着两栋房子,不止一次,听见大伯娘在家里埋怨,连带着各种讥讽挖苦,说朱婉的不好,只生了一个儿子,还是病秧子、半吊子、大傻子、白眼狼,耗费了无数银钱,吃了不知道多少药,好不容易养好了身子,却还不让人省心,随口一句话,就得罪了钱先生,日后不知道会给家里添多少乱呢。

    论学识,胡英比不过朱婉,但论起生孩子,她比朱婉强太多了!她有三儿三女,朱婉只有一子二女。所以胡英有底气,换句话说,那叫“战斗力爆棚”。

    而朱婉的视野很宽,并没有局限在家里头。她一个知识女性,工作都忙不完,懒得跟大嫂计较,所以两人才没有正面杠起来,但是私底下计较总是难免。

    比如说这年八月,老爷子秦兆吉的哥哥秦兆安,带着两个家人从宁波过来了。

    秦家自然大摆宴席,给大伯爷接风洗尘。

    宴席摆了两桌,大人一桌,小孩一桌。

    按理说,女人不上席,只能跟小孩混在一起,可是朱婉却去了主桌!原因是秦兆安身体不好,这次来魔都主要是来看病,自然就指望朱婉帮忙了。

    秦笛坐的位置,恰好面对着伯母,能看见对方眼里在冒火。

    果然,宴席吃了一半,胡英听见那边的人不断夸赞朱婉聪明能干,心里越来越生气,再看秦笛吃饭的速度可快了,仿佛风卷残云一般,才六岁的小孩,一会儿的功夫吃了两大碗,桌子上的菜被扫了一片,她顿时火上浇油!

    胡英压不住怒火,双眼死盯着秦笛,道“阿笛,你虽然年纪小,但也要讲规矩。我们是大户人家,吃饭要优雅,别像饿死鬼一样!”

    秦笛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而他下手的动作更快了。

    “唔,这只老鳖不错,虽然没什么肉,但是大补啊!大伯娘,您老该减肥了!这汤我替你喝,好不好?”

    三个堂兄,再加上堂姐、堂妹,一个个大眼瞪小眼。

    八岁的秦菱有点儿害怕,轻轻拉了拉秦笛的衣袖“弟弟,别吃了,咱们回家去吃。”

    秦笛却道“这就是我们家,还要回哪里去?”

    胡英气得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实在忍不住了,干脆将筷子一丢,不吃了。

    秦笛以极快的速度吃了三碗饭,然后拔腿就走。

    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的耳朵里还能听见胡英咬牙切齿的声音,以及主桌上大伯爷秦兆安所说的话。

    秦兆安说,今年雨水太多,收成不好,恐怕明年会有粮荒。

    秦笛了解清末民国的历史,知道从1906年起,后面连续几年,都有自然灾害,再加上清廷压榨百姓,水利设施跟不上,导致粮荒越来越严重,几乎大半个中国,从浙江到安徽到湖南、湖北,饥民遍野,四处流浪。这场饥荒在1910年达到顶峰,随后便是辛亥革命。当然,这只是第一波的大饥荒,接下来还有第二波、第三波。可以说苦难深重的中国,悲惨的日子就要开始了。

    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年龄再大一些的话,秦笛很想成立一家粮行,专门从国外进口粮食,然后在内地贩卖。不过,倒卖粮食算不上暴利,费的人力和物力倒是不少,赶上暴乱还可能被灾民抢了。

    等到宴会结束,父母姗姗而归。

    秦笛问秦汉承“大爷爷说有饥荒,咱家为啥不成立一家粮行?哪怕规模小一些也好,这生意又不会亏本。”

    秦汉承笑着解释“不成!你爷只想扩大纱厂的经营。俗话说术业有专攻,我们只能做一行。”

    母亲朱婉解释说“如果得不到你爷的支持,咱家没有足够的资金!就算变卖家当,也只能凑七八千大洋。你算算,大米四块钱一石,八千大洋,能卖多少石?”

    秦笛道“两千石!一石等于百斤,两千石等于一百吨。”

    秦汉承道“粮食运输很麻烦,规模不够,赚不到钱。”

    秦笛想想就算了,因为百吨粮食还不够装一船,要想走一趟远洋,怎么着也得几千吨才行。这年月,比较大的轮船都已经上万吨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又过去两年,秦笛八岁了,因为经常吃药,再加上呼吸吐纳,吸收阳光中微弱的紫气,他的身子越来越结实。

    这期间,秦汉承想送他去学堂,秦笛始终都不肯去。

    秦汉承拿他没办法,既不敢打,也不敢骂,只能絮絮叨叨“有钱人家的孩子,哪能不去读书?不读书就是文盲,将来做不成大事……你就知道闲着晒太阳,不晓得一寸光阴一寸金……想当初你爹我,起五更睡半夜刻苦读书……我去英国的时候,为了学英文吃了多少苦啊……”

    秦笛听烦了,扔过去一本《欧几里得几何》“您老出个题,若能难住我,我就去读书。”

    秦汉承学的经济专业,数学方面只是马马虎虎,他绞尽脑汁出了一道题,结果被儿子三两下解决了!

    这样一来,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任凭秦笛待在家里。

    母亲朱婉更不会逼儿子入学,因为她从父亲那里得知,秦笛连高中课程都自学完了,根本不需要入学,等将来年纪大一点,直接参加考试就行。

    老爷子秦兆吉一辈子辛苦,老老实实做生意,他只相信“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相信“生而知之”的鬼话!他觉得秦笛不正干,每天吊儿郎当,虚度光阴,这么发展下去,将来必然是提笼架鸟满街遛的混账玩意。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