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沧桑磨难

    秦笛有了药补和食疗,身体恢复得更快了。

    三岁的时候,他的左腿发育完全,终于能一条腿站起来了!

    四岁的时候,右腿开始发育。

    接近五岁的时候,他总算能跑能跳,像个正常的孩子了。

    如此种种变化,每一样都不容易,在朱婉看来,简直就是天大的奇迹!

    她开心极了,几乎做梦都能笑醒!

    她每天祷告,感谢天父赐福“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有时候,她看着秦笛,忍不住在心里琢磨“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儿子小时受磨难,将来一定有出息!”

    而作为父亲的秦汉承,除了感到惊讶外,也渐渐改变了心思,对秦笛越来越关爱。

    因为自从秦笛降生后,他使出浑身解数,辛辛苦苦努力了五年,只是又生了一个女儿,取名为“秦月”,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孩子了!秦笛是他唯一的儿子,将来要承继香火的!怎么能不倚重呢?

    五年过去,秦家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纱厂的生意越来越好,特别是一年前,美国推出歧视华人的法案,中国商人抵制美货,减少棉纱进口,导致价格上涨,秦家趁机扩大纱厂的经营,雇佣的员工超过六百人了。

    老爷子秦兆吉忙着做生意,几乎脚不沾地,即使回到家中,也很少关注秦笛。

    秦笛不是他唯一的孙子,更不是家族里的长房长孙,再加上从小就是病秧子,所以关注度很小。

    奶奶秦张氏偶尔还过来看一眼。然而秦笛不像别的小孩,心里有种莫名的傲娇,嘴巴太紧了,话都懒得说,所以很难讨她的欢喜。

    至于说,大伯家的那些孩子,平日里也不跟秦笛玩耍。

    秦笛的日子很清净,每天常见的人中,除了父母之外,就是大两岁的姐姐秦菱,和小四岁的秦月了。

    秦菱开始上小学了,秦月还在咿呀学语。

    两年前,父亲秦汉承升职了,做了通商银行的副行长。

    通商银行是盛宣怀在1897年创办的,这时候的盛宣怀如日中天,职位是太子少保,吏部左侍郎,邮传部大臣,他是洋务运动的关键人物,开办了一系列的公司。

    母亲朱婉不愿意受拘束,辞去了广仁医院的工作,在慈安堂的边上开了家医馆,取名为“慈安医院”,雇佣了三四个医生,虽然规模不大,但是生意很好,病人络绎不绝。

    而对于秦笛来说,他的状况变得越来越好了。

    俗话说,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同时也会打开一扇窗。

    秦笛一出生就四肢瘫痪,但他耳聪目明,具有普通人没有的神识!他的耳朵,能听见三百步内的风吹草动,他的眼睛,能看清十里外飘零的树叶。

    他能听见整个秦家大院所有人说话的声音,甚至能听见远处大街上路人的脚步声。

    他的聪慧远超普通的孩子,甚至超过绝大多数的成年人,因为他带着往生的记忆。

    刚开始的时候,母亲朱婉教他简单的汉字,后来发现这儿子极度聪明,便抱着儿子回了娘家。

    外公朱明成是魔都知名的学者,他给外孙简单测试了一番,见其一目十行,过目成诵,顿时又惊又喜,亲自挑选了一些书册,让女儿带回去。

    于是乎,秦笛装模作样的看书,四岁掌握小学知识,五岁看完中学教材。

    随后,他开始读报纸。

    这年月知名的媒体,大都是外国人办的,其中包括“万国公报”,“申报”,“新闻报”,“字林西报”等。

    “万国公报”创办于1868年,它的创始人是传教士林乐知,曾受清廷“钦赐四品”的虚衔,还受过罗斯福的接见。每期发行量1800份,影响力比较大。

    “申报”是由英国商人eynest ajer于1872年创办的,算是商业化最成功的报刊,被誉为“中国的泰晤士报”。

    “新闻报”几乎跟“申报”齐名,1900年发行量1200份。

    而“字林西报”则是一家英文报刊,主要给洋人看的,华人中只有留学英美的人看,其余看的人很少。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中国人办的报纸,但因为受到清政府的管制,时而开张,时而倒闭,暂时还不成气候。

    因为秦家做纱厂生意,必须了解市场行情,秦汉承又是银行的副行长,所以家里常年订了万国公报和申报。

    通过阅读报刊,秦笛渐渐将眼前的事,跟模糊的记忆结合起来。

    1905年,发生了不少事。

    这年2月,王汉行刺铁良未能实现,愤而自杀。秘密集会组建岳王会。 4月邹容死于狱中,年仅20岁。九月,由徐锡麟、陶成章等光复会成员创办的绍兴大通学堂开学。吴樾刺杀五大臣未成身殉革命。

    同年,复旦公学成立,秦笛的外公辞去南洋公学的职务,做了复旦公学的副校长。

    11月,中国同盟会机关报《民报》在日本东京出版,在发刊词中,孙中山首次提出“民族”、“民权”、“民生”三大主义。

    12月8日,留日学生陈天华(著有《警世钟》、《猛回头》)蹈海自绝。

    当然,这些事情都跟秦笛无关。

    他才五岁,就算天塌下来,也砸不到他身上。

    秦笛虽然年幼,但他小小的身躯内,藏着一个饱经风雨的灵魂。

    他知道苦难深重的中国是什么样子,知道百年沧桑是一场历史磨难,只有经过这场艰苦的磨难,才能真正的凤凰涅槃,走向辉煌的民族复兴。

    没有血和泪的洗礼,没有数千万百姓惨死,四万万同胞无法形成共识,不可能最后拧成一股绳!

    而这个艰苦卓绝的过程,这个血泪斑斑的历史,是不容外力介入和打断的。

    秦笛不小心来到这个时代,刚开始的时候,心里觉得很郁闷。

    这是一个没落的时代,不单国家衰落,受人凌辱,百姓成了东亚病夫,而且空中的灵气极度衰竭,几乎接近于零。他活在这个世界,就像跳到岸上的鱼,几乎喘不过气来。

    早在母腹之中时,他为了尽可能的保存神识,不得不放弃了四肢的发育,只发育一颗头颅。如果不加控制的话,必然会耗竭母亲的血气!那样一来,他的母亲朱婉,即便不死,也活不过三年。他不能做那样惨绝人寰的事!

    出生以后,他试着呼吸吐纳,却没有一点作用;试着吸收月华,吸不到一丝能量;只有每天晒太阳,才能吸收到一丁点的紫气!然而那点儿紫气太弱了,无法支撑他变强大,别说修成神仙,恐怕连筑基都很难。

    因此,经过五年的挣扎之后,他几乎已经认命了。

    “我本有通天彻地之能,却无法改变这个时代。天地本如此,既没有改变的必要,我也没有那个能力。此乃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不适合过多的介入其中。我只要好好活着,让自己活得精彩一些,顺便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就算是不枉此生了。”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