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慈安堂

    第二天,吃了几小块鱼肉的秦笛没有丝毫的不妥。

    从这天开始,朱婉才真正意识到,自家的儿子并没有病,纯粹就是营养不良!夸张一点说,就像饿死鬼投胎一样,无论怎么吃都吃不饱!

    她觉得很心疼“汉承,赶紧吩咐下去,多买点儿牛奶!再弄点鸡鱼肉蛋!全都打成碎末,给阿笛一天吃六顿,每一顿都不能少。太不像话了!看把孩子饿的!难道说偌大的秦家,连饭都吃不上了?”

    秦汉承惊奇之余也感到欣慰,当下不敢怠慢,仔细交代奶妈,要让孩子吃饱,不拘多少,直到吃不动为止!

    日子一天天过去,等到秦笛一岁的时候,他的右臂总算发育完全,能轻松的挥舞了。

    这时候,他能说流利的语言,只是性子沉静,等闲不会开口。但凡一开口,就让人无法拒绝。

    又过了半年,他的左臂开始发育。

    等到两岁的时候,他的双臂都变得正常了。

    朱婉很开心,阳春三月,休闲时节,她将儿子放在小车里,在自家花园里散步,小女儿蹦蹦跳跳跟在边上。

    在仆人的帮助下,秦菱捉了一只黄色的蝴蝶,放在玻璃瓶里,拿到弟弟眼前来“弟弟你看,这是什么呀?这是花蝴蝶,好不好看?”

    秦笛不吭声,只是静静的看着在瓶中挣扎的蝴蝶,觉得那小小的蝴蝶,跟自己的状况差不多。

    秦菱又问“弟弟,你的腿啥时候能好?你啥时候能站起来呀?”

    秦笛看着她黑漆漆的眼睛,红扑扑的小脸蛋,忽然说道“再等三年,左腿能好。等我八岁的时候,右腿才会好。”

    秦菱扑闪着大眼睛“真的吗?弟弟,你怎么知道,要等到八岁才好?”

    秦笛不答,抬头看向天上的流云。

    朱婉以为儿子说梦话,所以她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小姑娘秦菱又开始碎碎念“弟弟,你每天吃六顿饭,为啥还这么瘦呢?你赶紧好起来呀,我带你捉蝴蝶!你看那朵花儿,是不是很漂亮?我把它摘下来,给你吃了好不?”

    秦笛被她磨得快不行了,说道“光吃饭不行,还需要补药。如果有几斤老山参,或许能好得快一些。”

    秦菱年纪小,不知道啥是老山参。

    然而母亲朱婉一听,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停下小推车不走了!

    她觉得满眼冒金星,暗道“这种话,能是两岁小儿说出口的吗?他从哪里听来的“老山参”?”

    联想到前些日子,为了给老爷子做寿,秦汉承特意买了一枝老山参,放在家里的保险箱里,她禁不住心中一颤!

    她是纯粹的西医,并不相信人参能“大补元气”的说法。在她看来,那所谓的老山参,跟干瘪的小萝卜差不多,只不过价格很昂贵,那纯粹是骗傻子的!

    她带着担忧的目光,看向坐在小车中的儿子,小心翼翼的问道“阿笛,谁告诉你,要吃‘老山参’?是不是你爹在家里胡说八道呢?”

    秦笛不吭声,只是抬头静静的看着她。

    母子二人对视了片刻,两双眼睛交锋,一双充满了忧虑,一双清澈如湖水。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朱婉便败下阵来,于是她一咬牙,推着车子进家,打开保险柜,将装了老山参的盒子拿出来,双手捧着仔细端详着。

    “阿笛,你看,这就是老山参,你爹花了三百块银元买的。如果真的有效,我就拿给你吃了!别说要这老山参,就算天上的星星,我都想给你摘下来!可是,这老山参该怎么吃呢?”

    秦笛难得的露出笑容,说道“妈妈,将它打成粉末,一天吃一小勺。”

    朱婉毕竟是医生,虽然对儿子十分宠爱,也不在乎老山参的昂贵,却怕小孩子吃了会坏事。

    好在秦家有一个中药铺子,名叫“慈安堂”,里面有坐堂的老中医。

    她将儿子放进小车里,推着前去询问,结果老中医也吃不准。

    按理说,幼儿属于纯阳之体,不能吃人参。可是秦笛双腿残废,算是先天不足,气虚体弱,吃点儿人参,大补元气,也是可以的。

    经过一番咨询,朱婉并没有动那根老山参,而是从药铺里拿了点儿便宜的人参,让人打成粉末,回去之后,试着喂给儿子。

    结果没想到,人参还真的有疗效!才过一个月,秦笛左脚的大脚趾就能动了!

    朱婉愈发感到吃惊!看向儿子的目光,忍不住一变再变。

    她受过高等教育,又是天主教徒,认为世上只有一位真神,除此之外,要么是天使,要么是魔鬼!

    有时候,她忍不住想“这孩子太古怪了,难道说他带着夙慧?有成熟的魂魄,藏在他的体内?那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呢?”

    当然,这种话她只能埋在心里,出去对谁都不敢说。

    因为这不是什么好事,说出来会让人耻笑。万一惹出点儿事来,搞不好会被人打死。毕竟新约里说,耶稣只有一位,如果再来一位先知,那必然是异端。

    回到家中,她跟丈夫商量了一番,然后去见老爷子秦兆吉。

    “爹,我和汉承平日里有空,想帮家里做点儿事。我们能不能接管‘慈安堂’?”

    秦兆吉想了想,很快便答应了。

    他觉得,长子秦汉良管纱厂很忙,次子秦汉承除了在银行里做襄理外,平日里也没有事做,朱婉正好又是医生,让她管理正合适。

    更主要的原因是,慈安堂规模不大,每年的盈利有限。秦家主要经营的是纱厂,没有精力放在药铺上。

    有时候,秦兆吉都想将“慈安堂”卖了,估计也卖不出五千块大洋。

    “好吧,从今以后,慈安堂就归你管,收入你也留着。等到年底的时候,来自纱厂的分红,就不给你们了。”

    “多谢爹,我想管慈安堂,是为了配药救治阿笛。”

    “唉!希望那孩子早些痊愈。”提到那病恹恹的孩子,秦兆吉就没什么话好讲了。

    朱婉拿下慈安堂,让人精心配制了八珍丸,十全大补汤,不断的提供给儿子。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