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鱼无灵

    碧海晴空,木船破浪。

    拖船的霜豚时而跃出海面。

    云极走的是海路,绕行半个武国再改为陆路。

    有霜豚拉船,走海路的时间要比陆地节省大半。

    躺在小船里,云极惬意的晒着太阳,扔一片虾肉到嘴里,慢慢咀嚼着火烈的气息。

    “云地相接,极言其远,路程还真是远呐。”

    云极感慨着,抬手赶走船舷上的海鸟。

    小船行进的路线始终在距离岸边五里之内,白天航行,晚上靠岸休息。

    坐船的倒是不累,但拉船的霜豚可无法日夜巡游,晚上必须休息第二次才能继续赶路。

    “有一件飞行类的法器就好了,只要真气足够即可日夜兼程。”

    平时不觉得如何,真要出远门,云极立刻感受到修炼资源匮乏的弊端。

    他的两把骨刀合在一起勉勉强强称得上低阶法器,除此之外身无长物,连灵石都没一块,更别提昂贵的飞行法器。

    “人族国度的资源大多掌握在修真宗门手里,看来以后得考虑一下了。”

    宗门所掌握着极其庞大的修炼资源,任何想要再进一层的修行者,都难以绕开宗门这座大山。

    云极虽然对宗门无感,却无法无视宗门。

    每一处大型宗门都有着成百甚至上千年的底蕴,弟子众多,门徒遍布天下,正是一个个规模庞大而理念迥异的宗门,构成了繁华多彩又玄奥莫测的修真界。

    白天在海面上赶路,晚上在沙滩旁小憩,云极这一走就是十天。

    海路到了尽头,需要折回陆地,否则距离霁云国就越来越远了。

    正值黄昏,小船在归岸的途中出现了意外,无意间闯进一场古怪的风暴当中。

    风暴形成的突然,几乎是凭空而起,霜豚本以为是阵小风,一头扎了进去,结果狂风越来越大,最后成为龙卷,海水被倒吸上高空,形成龙吸水的奇观。

    云极半蹲在船头,保持着重心。

    这场风暴出现的怪异,不说距离岸边很近,时机也太巧了一些,就像专门为他这艘小船而来。

    木船本就不大,落入风暴后立刻随波逐流,时而被甩上高空,时而沉入海底,在风暴中夹杂着常人无法承受的冰寒气息,亦如深海之底的激流般冷冽。

    风暴的威力还在其次,这股冷流才最致命,就连喜欢在寒流中穿梭的霜豚都吃不消。

    云极的身上被寒流侵蚀,渐渐铺满冰层,他一动不动,宛若冰雕,只以双手掐着船帮,不让自己掉出船外。

    风暴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足顿饭的功夫,狂风消散,龙卷转弱,龙吸水的奇观变成了一场大雨。

    雨过后风平浪静。

    小小的木船只剩下几片木头,雕像般的身影依旧半蹲在木板上。

    咔嚓嚓细微响动,云极身上的冰层逐渐开裂,纷纷落下。

    “狂风恶浪终有尽时,风平浪静天地清明……”

    站在木板上,云极回头瞥了眼幽深的海面,驾驭霜豚游向岸边。

    上岸后天已经黑了。

    找来些干枯的树枝升起火堆,就近在海边抓来两条大鱼,用骨刀穿好,一把刀一条鱼,架在火堆上烤,不多时鱼香飘散。

    换过衣衫的云极盘坐在火堆旁,一眼不眨的盯着晚餐。

    他身后,是黑沉沉的大海。

    海浪在夜晚变得尤为响亮,一次次的拍向沙滩,仿佛在诉说着亘古不变的威严。

    火堆上的鱼熟了,云极却没动,默默的等待着。

    哗啦,哗啦。

    夜幕下,一个黑漆漆的影子从海中而来,所经之处的沙滩留下了巨大的爪印。

    这影子生着四爪,爬行间渐渐人立而起,几步过后成了一个人影轮廓。

    沙沙的脚步声走来,云极听到声响这才取下一把骨刀,吹了吹烤鱼,一口咬了下去。

    “好香,这一条,能否让给我呢。”

    长发的老者坐在云极对面,一身布衣,眼窝略深,手掌很大,面带着微笑。

    “随意,这么大的鱼,我吃一条就饱了。”云极嚼着鱼肉爽快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老者对刀上的煞气不以为意,抓过骨刀也咬了一口,嚼了嚼,目光略微诧异的看向云极,道:“一条就饱却烤两条,莫非,你知道有客来?”

    “客分好客恶客,总归得招待不是,可惜没带酒,少了些雅兴。”云极吃着烤鱼遗憾道。

    “我这倒是有些劣酒,极烈,不知你敢不敢喝呢。”老者说着一抖长袖,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坛酒来,拍开封泥却没有酒香,竟从坛子里涌出一团火焰。

    老者取出两个大碗,倒了两碗,酒液金灿灿,烈焰升腾。

    那就不是酒,好似岩浆一般。

    老者举起一碗,笑呵呵的敬向云极。

    云极满不在乎,抓起酒碗就喝,咕嘟嘟几口喝干,而后吧嗒吧嗒嘴,赞了一句好酒。

    老者大笑,同样满饮了一碗。

    “居于海外多年,很久没上岸了,今夜倒是痛快。”老者又倒了两碗酒,道:“怎么样,鱼肉,好吃么。”

    “鲜,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味道从小吃惯了,怎么吃都不腻。”云极头也不抬的说道。

    “人食鱼,却不知鱼之苦,同为天下生灵,难道人吃鱼就该天经地义么,如果是的话,那海中强者是否也能走上陆地,以人为食。”老者笑问,但笑容里藏着一股冷冽。

    这问题不好回答,因为对方已经占了一个理字。

    “鱼苦么?”云极抬起头,大口嚼着鱼肉道:“生灵二字,先有生后有灵,人族生来有灵,为万物之长,自可吃尽天下,鱼儿只有生却无灵,它们神智混沌,愚蒙未化,被吃不该天经地义么。”

    “你怎知鱼无灵。”老者问。

    “鱼可会孝顺父母?可会尊师重道?可会明辨是非区分善恶?它们只知饥饱而已,甚至都不知岁月为何物。”云极答。

    “人之中,也有不孝之人,有欺师灭祖之辈,更有大奸大恶之徒,这些人与你口中的无灵之鱼有何区别。”老者道。

    “是啊,好像真的没区别,那这些不孝的、欺师的、奸恶的家伙,你就统统吃了吧,留着他们在世上也是祸害,最好烤着吃,比较香。”云极道。

    老者哑然,随后大笑,道:“听闻岸上有人牧妖,境界不高,能耐不小,本以为是个只会杀妖的莽夫,没想到是个口舌伶俐的家伙,有趣,有趣!哈哈哈。”

    老者心情大好,喝光一坛后意犹未尽,打量着穿鱼的骨刀道:“眉心妖骨打造,煞气是够了,却还差那么点意思,既然你请我吃鱼,我也不能白吃,这两颗小牙脱落多年,留着也无用,送你吧。”

    留下所谓的小牙,老者大步远去,走进大海。

    “酒逢知己千杯少,下次再叙吧,牧妖人……”

    等老者消失在海面,云极挠了挠头,看着面前一尺半长的獠牙,无奈道:“这叫小牙?真是条恶蛟啊。”
上一章--> 上一章 章节 下一章--> 下一章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