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齐民要术》(上)

    经过不断的改进,北魏的棉花种的很成功,无论是产量还是质量都不次于陈国,这样北魏上上下下,无论是君王大臣还是黎民百姓们,都十分高兴。

    每当寒冬将到来时,他们就已经储备了足够的棉花,家家户户也都做好了保暖厚实的冬衣。

    如此,其他几国也开始学着种植棉花,效仿北魏,宇文迪命贾思勰著成书籍,传阅给其他几国。

    而贾思勰自幼就对农耕,种地极为感兴趣,从耕田,果树,花花草草,蔬菜,畜养牲畜,乃至酿酒和种调味品,都十分在行,且颇有心得。

    于是皆把自己耗时多年的心得感悟整理成书,名曰《齐民要术》。

    编纂完成后,宇文迪看了觉得确实是一本奇书,可以与郦善长的《水经注》相媲美。

    便赶忙叫乙未快马加鞭送去给萧明月一看。

    随后又为贾思勰安排了户部要职,官居四品,赏赐良田千顷,一共其作为试验田。

    可是贾思勰却拒绝在户部任职,上书对宇文迪说:"家中老母亲重病在身,身体每况愈下,自己想要回老家多多陪伴母亲!望太师恩准!"

    宇文迪感慨贾思勰的一片孝心,故而恩准他返回老家高阳,赐了他做高阳太守,方便他照顾年迈多病的母亲!

    贾思勰得了太师的准许,又见自己任了高阳太守,十分感激宇文迪,便千恩万谢到太师府来谢恩。

    宇文府的书房内。

    贾思勰给宇文迪磕了头,叩谢道:"臣多谢太师成全,让臣得以回老家去照看老母亲!"

    "起来吧!本太师是感念你一片孝心,你今年也有六十岁了吧!那你的母亲也该年近八十岁了吧?!"宇文迪问贾思勰。

    贾思勰微笑着回道:"不瞒太师,臣今年六十有三,臣的母亲已有九十岁了!"

    "九十岁了?看来真是个有福气的人,你去吧,回去好好做你的高阳太守,也要好好孝顺母亲!本太师会赏赐给你几位仆人,让她们跟着你回去好好照顾老母亲!"宇文迪对贾思勰云道。

    "臣多谢太师!臣此去,不知何时能再见太师,还望太师保重贵体!"

    再次叩谢了宇文迪,

    贾思勰便带着赏赐和仆人赶会了高阳老家。

    从此,一方面尽心照顾老母亲,一方面造福了高阳百姓。

    而宇文迪感怀自己的父兄,如今虽身居高位,却与父兄阴阳相隔。

    随后便叫周四去安排,到父兄的墓地前祭拜了一番,又华丽的修缮了周围。

    ……

    萧明月收到了乙未送来的《齐民要术》,从头至尾阅读了上面关于农耕的记载,有关于播种,育苗,施肥料等详细记载,觉得此书甚好。

    便送去勤政殿叫皇上也看了,提议要把这本《齐民要术》上的珍贵记载叫南陈的负责农耕的官员学以致用,更进一步发展农耕,园林果树,还有饲养鱼虾,牲畜等等。

    陈贤看了,也觉得内容详细难得,便也决定照着萧明月说的去做。

    "陛下!南部的渔村皆靠打鱼捕虾为主,可是所不能培育好鱼苗,再多的鱼虾也总有被捞光的一天!还有果树种植,以前各地进贡给朝廷的水果都是千挑万选,那些果农也都是靠老天爷吃饭的,风调雨顺他们能够大丰收,可是若旱了涝了,那他们的日子可就很难了,这《齐民要术》上不仅记载了防旱涝的方法,更是可以帮助果农多产!"萧明月微笑着对陈贤说道。

    陈贤点点头,觉得既然北魏有贾思勰,陈国也得要有自己的农学家,要善于耕种,熟悉有关农耕种植等等。

    "好!既然北魏农耕发展的这样好,我们同样也不能逊色!"

    便叫户部的人,先从官员开始选拔,再到门客侍从,乃至普通老百姓,只要是擅长耕种,饲养的,统统召集过来,让他们谈及自己的经验,读过书的,便也让他们写出来,不认得字的,便叫其口述,令户部人员代笔,若方法好,皆有赏赐,加上《齐民要术》,在农耕方面,一定要超越北魏。

    "陛下这是要在《齐民要术》

    的基础上,超越他们?"萧明月道。

    见陈贤不仅重视,而且不甘心屈居人后,觉得这样的较量是对百姓有益,对国家有益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没错!寡人就是要超越北魏,无论是哪一处!"

    陈贤放下手里的《齐民要术》,回说道。

    "如此甚好!陛下这样想,便是百姓之福,社稷之福"萧明月对陈贤夸赞道。

    陈贤靠着萧明月浅浅第笑了笑,这样做一是为了百姓,二也是为了在萧明月心里的地位大过宇文迪。

    随后起身来到萧明月跟前,拉过他的双手,含情脉脉地说道:"

    寡人最是希望你永远留在寡人身边,寡人也知道你最想要的无拘无束的自由,寡人给不了你,宇文迪也给不了,可是除了这一点,寡人愿意给你想要的一切,哪怕这江山也可与你共享!"

    "陛下,这江山是陛下的,不会是明月的,陛下和明月不是一直都是惺惺相惜吗?我们眼下这般,明月已经知足了,能守在陛下身边,明月不敢再奢望别的?!"萧明月轻声对陈贤说道。

    "那宇文迪呢!?"

    "即便是他问同样的话,明月也会一样的回答。"

    "如此,寡人只觉得太过委屈你了,毕竟你还年纪轻轻,寡人实在是舍不得!"

    陈贤想娶萧明月的心从未停止过。

    每一次他都努力尝试着,抱着一丝丝幻想,希望萧明月可以嫁给他。

    这种愿望,却总是在梦里实现。

    萧明月一边规避陈贤的"愿望",一边想尽办法安慰他。

    便如同是一个想吃糖的孩子,大人每次都只能一边哄着一边劝着不要吃糖。

    可是,萧明月在陈贤的身边,两个人都是大活人,感情和欲望藏的再深,也是会压不住,流露出来的。

    萧明月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她纵然舍不得陈贤,可是心知肚明,自己迟早也是要离开他的!
上一章--> 上一章 章节 下一章--> 下一章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