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路过的陆毅

    高地的上空,一团淡红色的风沙缓缓的飘来,然后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停下。

    风吹过,沙石开始翻涌,在表面之上开始慢慢的出现一个人形。

    过了几秒钟之后,这堆翻涌的沙石终于将全貌露了出来。

    陆毅。

    如果有人记得他,那么就会发现,现在陆毅的脸好像变得更加红润了一些。

    他皱着眉头看向下方高地上的帐篷,一双眼睛好像能穿透所有的遮挡。

    “小沅玥?陈元?”

    喃喃了两句之后,他就摇摇头,把视线放到了高地的周围。

    入眼的画面有些让他惊诧,不过却没有让他有太多的反应。

    只见很多的训练生们都在妖兽的旁边,像是发了疯一样的,不停的对着妖兽说这些什么,甚至有些人还挽着妖兽的脖子,俨然一副好兄弟的模样。

    下意识的,陆毅放开了自己的听觉感观,随后很多让他哭笑不得的话语顿时浮现。

    “大黄!我可以叫你大黄吗?你是真的很像它啊!你问它是什么?它是我家的小狗啊!”

    “嘿,兄弟,别这样,我知道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不就是让你陪两口酒吗?至于这么凶神恶煞的?”

    “你知道吗,其实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很好看,很帅很威武,我想骑你,嗯,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真的骑在你背上而已。”

    ……

    陆毅一边听着,眼角一边不停的抽搐。

    他大概能猜到,这些训练生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陈元和李沅玥口中的分裂体的原因。

    本来对于分裂体的出现,他还只是猜测,但是看到这一幕之后,他完全肯定了。

    但是这个画面,怎么说呢。

    怎么感觉吃亏的是妖兽那一边?

    摇摇头,陆毅赶忙把这个想法甩出脑海,一双眼睛再次眯了起来,然后又看向了帐篷之中。

    但是谁也不知道的是,一片淡到肉眼不可见的沙石悄然的飘飞了下去。

    随后,帐篷之中的全貌原原本本的出现在了陆毅的视野之中。

    随后更诡异的现象让他愣住了。

    这十个人坐在一起,竟然是没有任何的言语。

    这个点让陆毅暗觉不妙,下意识的用了灵力去查探。

    可是就像是那处山巅一样,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可是在帐篷之中包括陈元在内的十人,纷纷脸色一白,嘴角直接是渗出了鲜艳至极的红色!

    分裂体们纷纷瞪大了眼睛,其中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而陈元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李沅玥之外,他反而是帐篷之内感触的最深的人。

    这一股强大到了极点的灵压,已经完完全全的超过了陈元的想象!

    不管是李沅玥,还是恭温良,亦或是古剑沧,苏青玄都没有给过他这么恐怖的压力。

    在这种压力之下,陈元就感觉自己像是蝼蚁一般渺小,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生死只能全凭对方的喜好!

    但他是陈元,下意识的便想要反抗。

    随即一身的灵力顿时涌起,看上去就像是汪洋大海之中的一滴沸腾的油。

    而一直在边上的李沅玥看到陈元的眼神,脸色还有身上出现的灵力顿时愣住了。

    灵压她熟悉,她在大四喜的内部感受过,但是却不知道主人是谁。

    这个样子的陈元她更是熟悉,已经记不住见过了多少次了。

    而上空的陆毅也是请问一愣,随即嘴角缓缓的翘起。

    “这样么?”

    但随即他的脸色就变得极为古怪,更是伸手挠了挠自己的额头。

    “我好像又闯祸了?”

    这短短的一瞬之间,陆毅就已经发现了,陈元四周除了李沅玥之外,竟然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想到要用灵力来抵挡。

    只是在第一时间的惨状之后眼神就恢复了平静,任由肉体在强大灵压之下慢慢的崩溃,他们还是依旧稳如泰山,只是看向陈元的眼神慢慢的冷了下来。

    这样的画面代表了什么?

    陆毅觉得根本用不着任何的询问就能确定,显然是陈元这个小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骗过了这八个分裂体,正在探查情报。

    而自己的出现,却不小心的把陈元给暴露了。

    想到这里,陆毅就觉得自己老脸一红,所以即便是四下无人,他脚下淡红色的沙石都再次翻涌覆盖上了他的全身。

    随后,沙石之下的人直接是换了一个。

    从原本温润如玉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垂垂老矣,眼神暮气沉沉的老翁。

    “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既然已经成了这样子,我就只能对你做一些补偿了。”

    说着,老翁摇了摇头,伸手一样,又是一片肉眼难以察觉的沙石向着陈元飘飞了过去,可是要是能看到的话,就会发现这一片沙石比之上一片,竟是多一些红色的光泽,像是蕴含在其中的宝石一般。

    而做完这一切之后,老翁看着还在勉力支撑的陈元,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没想到现如今还能看到这样的后生,不错,真是不错,既然你认为自己能够解决这样的状况,那么我就不出手。”

    说着,陆毅抬起头,看向了远处的东方。

    石门的方向。

    他明白,自己真正需要去解决的事情,在外面。

    这里的局面虽然惊险,但是陆毅知道,没有精神力的他其实比起李沅玥来还要没用。

    李沅玥最起码还有一丝机会去唤醒其他人,毕竟这一些训练生的眼中,她就是女神。

    而自己呢?却注定了不会被任何一个人认识。

    念及此处,陆毅的脸上又出现了一丝悻悻之色,随后不太满意的看了一眼陈元。

    随后,他消失了。

    同时压在帐篷中所有人身上的灵压顿时消失不见,满头大汗的陈元也立刻瘫坐在了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他的五官,都在缓缓的流淌着鲜艳至极的鲜血。

    在陈元的身边,八个人的模样更加的惨烈,他们都瘫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浑身是血,骨头尽碎。

    谁都可以看出来,在刚才那个恐怖到了极点的灵压之下,这八人竟然是没有提起半分的灵力抵抗,而是全凭肉体一直撑着!

    但即使是这样的惨状,他们的眼神依旧是冰冷平静。

    这一次,诸葛翁体内的分裂体没有在用精神力说话,他操控着诸葛翁的肉体,毫无感情波动的开口。

    “陈元,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场中的气氛随着这句话彻底的凝结成冰,除了李沅玥之外,每一个人看向陈元的眼神都变得无比的阴冷。

    一边的李沅玥也是愣了许久许久,一张嘴微微轻启,显得很是吃惊。

    刚才灵压的时候她就在想,陈元会不会是装的,但是却一直都不敢肯定。

    直到现在。

    而已经疲累不堪的陈元在听到这话之后,也抬头看向了诸葛翁,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不好意思啊,还是被你发现了。”

    话音刚落,陈元的眉发瞬间变白,眼眸之中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同时还倒映着五颜六色的光彩,他的皮肤也在瞬间变成了淡淡的金色,唯有额头一点,是无比扎眼的金黄。

    “玄冥神掌”掌意,“大千视界”,“入微”,“金钟罩”和“铁布衫”!

    所有能够加持的古武和陈元掌握的特殊能力,在这一瞬间倾盘而出。

    这一刻,没有谁再去想刚才的灵压是怎么一回事。

    存在于帐篷之中的,只有杀与被杀的关系!

    李沅玥也动了,这一次她没有再留手,配合着陈元的消失,一道强横至极的无形灵力冲击瞬间朝着瘫坐在椅子上的八人激射而去,同时整个帐篷也被这道灵力冲击带起的劲风直接吹飞。

    随即高地之上有些冰冷的风便灌入了李沅玥的衣领,但她却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的盯着前方。

    这一道灵力冲击转瞬就击打在了八人的肉身之上,于此同时,还有从天空落下的无尽寒气也将八人全部侵蚀。

    分不清到底是哪一种攻击先到,但在一秒之后,八人的躯体纷纷炸开,碎成了漫天飞舞的冰渣。

    等到尘埃散尽,落到李沅玥身边的陈元摸了摸自己满脸的鲜血,然后闭上眼睛,把赵十一的精神力瞬间散了出去。

    见到陈元这个样子,李沅玥也来不及多想。

    双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踏,随后妙曼的身影腾空而起。

    她停留在半空之中,一双眼睛中闪烁着青色的光芒,视线不停的扫着高地周围的每一个角落。

    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可越是这样,她就越发的心急。

    因为周围所有的训练生,依旧是之前那副入了魔怔的样子,没有丝毫的改变。

    甚至对于高地之上所发生的一切,他们都没有任何察觉!

    这就说明,那八个分裂体,依旧还在!

    想到这里,李沅玥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果然是没有用吗?

    之前她的出手,其实有着很多的挣扎

    就算八人在那一道灵压之后已经是苟延残喘,没了救助的可能,但毕竟都是训练生,严格来说都是她的学弟和后辈,真要痛下杀手的话,李沅玥是万分的不肯。

    而就在想到这些的时候,李沅玥的眼睛猛然瞪大,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无比,随后就很是突兀呕出了一口鲜血。

    随后她的眼中露出了挣扎之色,最终还是回到地上。

    脸色变得晦暗不明的她,从空间装备中拿出了唯一的一个白色瓶子,将其中药片倒出,闭着眼睛一口吞了下去。

    等到她脸色放缓,再次睁眼的时候,她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她的小师弟,四喜台的天子骄子陈元,听着她的讲课竟是睡了过去。

    而且看上去还睡得很香?
上一章--> 上一章 章节 下一章--> 下一章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