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探路

    卓展一行与易龙他们并未同行,易龙他们隐土邦走官道,卓展他们则在过了谷城山后下了官道,绕着环山小路,一直南下,又经过一片广阔的河源,便来到了石巢国的第一道屏障,伊河。

    此时正值秋雨过后,浩渺的伊河河道异常宽阔,翻滚的波涛中漾起一片片耀眼的碎金,壮美非常。

    秋风瑟瑟的河面上,入眼遍是张着巨大风帆的货船,一艘一艘鼓帆劲划,逆流而上,像一尾尾冲向龙门的鲤鱼般斗志昂扬。船夫嘹亮有力的号子此起彼伏,和成了一曲气吞山河的激昂乐章。

    卓展眯着眼,迎风望向这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心下一片宽广,不禁感叹道:“还未入石巢国,便已感知到了国力的强大和国人的富庶,看来这位辅国大人,当真是不简单。”

    “听麒王说,这石巢国从前可是穷得叮当烂响,这一人改变一国,真是有够可怕的,妥妥的大魔王。”段飞也忍不住感喟着。

    “你们说,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开图石……会在他的手中吗?”赤妘提出了心中的隐忧,却还隐隐抱着一丝希望。

    卓展明亮的眸色忽然暗淡:“仈Jiǔ不离十。国主抱恙,太子无能,举国上下就这一个能人,江老,能给谁呢。”

    “那他……会顺利给我们吗?”段越看了眼赤妘,两人此时的心情是一样的,担忧大于希望。

    “不会。”卓展果决道。

    “为什么?”两个女孩异口同声。

    “哎,我说卓展,你能别这么悲观嘛,人家好歹也是一代良相,大忠臣,咱还没试呢,就先给自己设置障碍,不是你风格啊。”壮子插嘴道。

    卓展叹了一口气,悠悠道:“正因为他是一代良相、大忠臣,所以才会事事算尽、见缝插针,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如若不然,怎称得上一代良将?他若不从咱们身上捞到些好处,这开图石,恐怕没那么容易松手。”

    “咱几个能给他啥好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壮子甩着手,漫不经心地说道。

    卓展沉默不语,眼睛依旧盯着那浩渺的烟波和梭梭白帆,神情严肃得要命。

    壮子见状心头一惊,瞪眼大叫道:“不会吧?真要咱们命啊?没怨没仇的,不至于吧……”

    “当然不至于。”段飞拍拍壮子的肩膀,轻松道,“不过我是同意卓展的看法的。咱们估计得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能拿到开图石了,这代价究竟是什么,还不好猜。”

    “不着急进宫城,先在王城里打探打探再做打算也不迟。”卓展沉声道。

    于是众人便带着些许沉重的心情,随往来的商队进入了石巢国,这个住着那位传奇辅国的后起强国。

    **********

    石巢国内,热闹喧腾,长街之上,一派清和。

    置身在这片繁华中,本应是一腔兴奋、半晌怡然,然而就是这样一幅太平盛世的清晏之景,却好似隐藏了一股深深的焦虑与不安。人人的眉宇间都凝聚着难以言说的慌乱与滞浊,行色匆匆、步履仓惶。街头巷尾,处处可见三三两两窃窃私议、低声密语之人。

    “卓展,这石巢国,不对劲啊。”段飞环顾周围,侧头低声道。

    “老规矩,先找酒肆驿馆,打听打听,究竟是怎么回事。”卓展瞄了一眼前面的大门脸,压低了嗓音。

    于是众人便来到了中街上最繁华的这家驿馆,沽酒香。

    一进一楼酒肆大堂,满眼的花天锦地、高朋满座,四五个肩搭手巾、矮身疾行的小二飞快地穿梭在如织的人流中,高喝吆呼声不绝于耳。然而跟外面一样,多数人还是将脑袋凑到一起,悄声议论着什么事,满面忧愁。

    卓展他们环顾了好久,才找到一处四人座的小桌。

    虽然他们是六个人,坐着实在有点儿挤,但没办法,谁让啊这里热闹呢,他们的目的也不是吃,而是打探消息。于是,赤妘和段越挤挤,卓展和云婴挤挤,倒也勉强坐下了。

    酒入愁肠,面酣耳热,这心里埋的话便随着燥热的酒气一吐为快了。

    只听左边那桌一个头戴纶巾的大叔仰头干了一觯酒,两眼一眯,摇头哀叹:“哎,咱们石巢国这好日子是过到头了,这觯中美酒,不知还能喝几回啊。”说着便拎起面前的酒卣,再次斟满,一仰头,又是一觯。

    “可不是,听说六国已经在洛水会盟,就是要合力对付咱们石巢国,只怕这次,真是大凶之势啊。”边上一个白脸后生悲戚说道。

    卓展他们右边那桌的客人听到了这番言论,很是不悦,扯着脖子大喊起来:“别这么悲观,咱们不是有辅国大人呢吗,哪次危机不都是被辅国大人轻易化解了,怕他做甚?”

    白面后生面色一亮,却随即眉梢一挑,又是一叹:“是啊,还有辅国大人,只是这一次,辅国大人真的能应付的来吗……”

    然而左边桌的纶巾大叔却喟然长叹,似哭非哭,似笑非笑:“这次不一样,胳膊拧不过大腿,咱们的辅国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个人就对付了六大强国。怕是这次,石巢国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喽。我呀,还是今宵有酒今宵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国破家亡了呢。”说着就又是一大口烈酒。

    旁边的白面后生登时吓得脸色铁青,赶忙去拉纶巾大叔的袖子,厉声道:“你喝太多了,这种醉语狂言都说的出口,真真是不想活了!”

    “呵呵,想活又能怎样,现在咱们整个石巢国人的脑袋都放到铡刀上了,什么时候‘咔嚓’没了,都不是咱们能说的算的。”后生对桌一个花头老翁无奈道,“你们年轻的没见过,战败国啊,可是举国的男人都要沦为奴隶的,婆子姑子啊,都得是军姬。”

    那白面后生显然被花头老翁这番言论给吓着了,瞪大眼睛,栗栗危惧:“万事总有解,别忘了,辅国大人可是凭借一己之力吞并周边七小国的神人,只要有他在,咱们石巢国就不会完!”

    “成也辅国,败也辅国哟。”隔一桌的商客摇头感叹道,“说实话,现如今,我还真希望从来就没有过咱们这位辅国大人。从前,咱们石巢国虽穷困,但也能勉强度日,总好过周边那些小城国。就是因为辅国大人这番光彩夺目的冒进,才让咱石巢国成了众矢之的,招致今日的祸事。辅国大人呐辅国大人,您到底是救了我们还是害了我们啊?”

    “荒唐,真是荒唐!”那后生面色涨红,倏然站起,铿锵驳斥道:“苟延残喘就一定能活着吗?如果不是辅国大人振兴了石巢国,就原来那副积贫积弱的样子,说不定早就成了哪个虎视眈眈大国的口中餐、腹中肉了,你们一个个早就是衣不蔽体的奴隶了,还能在这有酒有菜、高谈阔论?”

    后生的一袭肺腑之言说得在场众人面红耳赤、形容羞赧。

    他身旁那个头戴纶巾的大叔紧着将他往下拉:“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吧,大伙儿都不是糊涂人,心中有数。这不是国难当头,心里难受吗,忍不住要发发牢骚......年轻人,别认真,别认真呐!”

    后生猛一甩衣袖,怒目一扫,便气冲冲夺门而出。

    留下一屋子的人摇头哀叹,满面衰容。

    赤妘拄着桌子,将小脑袋向前探过去,两个黑溜溜的圆眼睛仰视着卓展:“卓展哥哥,听到了吗?”

    “嗯。”卓展眸色凝重,点头应着。

    他心里大概都有数了,看来是那六大强国惊惧石巢国的迅猛崛起,要联合起来发难了。赶在这个节骨眼来要开图石,真不是个好兆头。不过来都来了,总不能干等着这场风波过去再做打算,没准时机没等到,反倒等来举国倾覆,到时候他们的开图石,就更没着落了。为今之计,只能变被动为主动,把他们几个变成棋子,送到那位辅国大人手中,尚且还会有一线希望。

    想到这里,卓展轻拍桌子,倏然起身,嘴角上勾,露出一丝笑意:“走,去宫城,拜会这位辅国大人。”

    “啊?卓展,咱不吃饭了?”壮子老大不情愿地哭丧着脸。

    “去宫城,有大餐招待你!”

    卓展带着众人,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正拎着茶壶过来的小二一脸懵逼。

    </br>

    </br>
上一章--> 上一章 章节 下一章--> 下一章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