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六章 悲痛欲绝(二更)

    释空很想知道云飞雁的真名实姓,日后有人提起来也能知道是好朋友,会更了解。

    那个人见他们不知道云飞雁叫什么,有些得意:“我当然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方才那位女英雄出来的时候,我已经见到了。她是一个无比俊美的女子,本领十分厉害,那些妖怪恶徒都吓得落荒而逃。”

    有几个人没有见到云飞雁,摇头叹息:“唉,我们来晚了,没有见到那几位英雄,实在可惜。对了,那位女英雄叫什么名字呀?”

    “云飞雁可是大名鼎鼎的英雄豪杰,你们记住了,她叫张云燕,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释空已经走出两丈多远,“张云燕”三个字听得真真切切。他心里一震,惊诧不已:“啊,张云燕!她是张云燕!”他立刻回来询问,“这位施主,那个女子真叫张云燕吗?”

    “她的确叫张云燕,你认识她吗?”

    “说不准,我有一个……有一个熟人也叫张云燕,不知道是不是她。”释空很高兴,起身便走,心里还在念叨,“张云燕,张云燕……”

    此时此刻,释空有了渴望,有了祈盼,已经没有心思去别处游玩,很想见到云飞雁,直奔县衙大门走去。

    他来到门外,询问守护的衙役:“那位救人者可是张云燕?”

    “张云燕?”一个衙役看看他,摇了摇头,“那三位英雄没有张云燕。”

    释空解释道:“我说的是云飞雁,她是不是也叫张云燕?”

    另一个衙役应道:“噢,你是说云飞雁呀,的确有人说她叫张云燕,是她的好朋友李大夫说的。我们也说不准,她可能是吧。”

    不会错了,释空更加惊喜,面容红润满是笑容,兴奋之情无法言表,更显英俊。他有些急不可耐,径直往里走去,却被人拦住。他急忙说道:“我要去见张云燕,也就是云飞雁。”

    “你认识她吗?”

    “认识,我是她的……我和她一起杀过那些恶徒,是好朋友,快带我去见她。”

    衙役带领释空来到后宅,让他在院里等候,独自进去禀报。

    客厅的门开着,释空仔细观察屋内,果然见到了张云燕。那张俊美的面容太熟悉了,他一直在思念,在苦盼,今天终于见到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释空异常惊喜,一股热泪流下来,有了悲泣声。他神色大变,喜悦、悲伤、兴奋、渴望……繁杂的情感一股脑地涌出来,无法言表,难以揣摩。

    那个衙役刚走了几步,有些疑惑,又停下来:“小师傅,你怎么啦?”

    释空擦了擦泪水,笑道:“我看到张云燕了,我看到她了,就在屋内……”

    衙役依旧不解:“你怎么哭啦?”

    “我……噢,没有事,我是高兴,我高兴呀!对了,你告诉张云燕,我是……我是释空。”

    “这就好,今天是云飞雁的大喜之日,不能哭天抹泪的,不要冲撞了喜气。”

    “是呀,救人而归,是应

    该庆贺。”释空已经乐得合不拢嘴。

    衙役笑道:“不止是为几位英雄庆功,还有大喜事呢,云飞雁今天要成亲了,喜上加喜,可喜可贺呀。你和她相识,正该为她祝福一番。”

    释空闻言身心一震,两眼圆睁急忙询问:“成亲?这是真的?她要和谁成亲呀?”

    “县衙上下都在为他们准备婚事,这能有错嘛。今晚,云飞雁就要和大侠张连湖结为夫妻。你看,就是那位漂亮的男子,也是这次去救人的英雄。”

    释空眼含泪水看了看,已经认出飞云龙张连湖,曾经和他一起同浑天元圣打了一仗。

    “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禀报。”衙役说着,向屋内走去。

    此时,释空神色大变,满脸都悲情,已经哭成泪人,强忍内心的痛苦才没有大放悲声。他悲痛欲绝,急忙转身而去,已经听不进去几位衙役劝说。

    他出了县衙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飞一般地跑走了。他没有回那座寺庙和众人告别,施展轻功径直向深山老林飞奔而去。

    释空得知云飞雁又叫张云燕,十分高兴,也在祈盼。在县衙客厅外面确认云飞雁就是张云燕后,他无比喜悦,也很急切,浑身内外洋溢着兴奋之情,似乎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此时的心情无法表述。

    想不到,他还没有和云飞雁相见,转眼间又痛不欲生,十分绝望,这截然相反的情绪依旧无法言表。

    释空的情绪大起大落,瞬间变化,有着极大地反差,这是为什么呀?他是因为什么事情如此大喜大悲呀?

    看样子,他是为见到张云燕大喜过望,也是为张云燕悲伤至极。

    奇怪,他对同一个人的情绪有了截然相反地变化,还是在一瞬间,又是为什么呀?

    他的行为很奇怪,话语很奇怪,神情也是那么奇怪,情绪地变化更是怪得不行,实在令人难解。

    面对悲伤而去的释空,张云燕一头雾水,也心痛不已。

    太阳已经偏西。县衙里忙得不亦乐乎。就在这时,又有人要见张云燕。

    云燕来到县衙外面,高兴地拉住来人不放:“哥哥,想不到你也来到此地,能在此相见真高兴呀!”

    原来,此人是肖云海。肖云海很兴奋:“妹妹,能见到你我很高兴,妹妹一向可好?”

    “我很好,剑峰和天林两位哥哥可好?”

    肖云海正要回话,王剑峰和吴天林也挤过来,围着张云燕又说又笑。

    在望山县,四位好朋友帮助知县张正辉除掉了恶霸蓝玉虎,分别后再也没有见过面,都很想念。他们说说笑笑十分开心,有了说不完的话语。

    云燕急忙请肖云海三兄弟进府,并介绍给李知县等人。他们边吃边谈,说起往事和现在的事情,都很高兴,也很感叹。

    张云燕问道:“三位兄长,自望山县一别,你们可好?”

    肖云海笑道:“承蒙妹妹关心,我们弟兄离开那里后,又四处奔波,既游玩逛景,又为

    百姓除掉几个祸害,很开心。”

    “好,你们如此行侠仗义,能让百姓们过个安稳的日子了。”

    王剑峰摇了摇头:“妹妹此言令哥哥无地自容,和妹妹比起来,我们所作所为算不了什么。要是遇到浑天元圣这样的恶徒,我们哪敢和他抗争,还唯恐避之不及呢。”

    李知县称赞道:“你们都是当今的英雄豪杰,是恶人的克星。如果没有你们除恶扬善,这世道就会更乱,百姓会更苦,你们都是百姓盼望的人呀!”

    吴天林应道:“大人过奖了,如果说飞雁妹妹,还有张兄和小梅妹妹,那才当仁不让。我们只是帮助百姓们做点小事而已,怎能比得了几位大侠,他们才是在做轰轰烈烈的事业。”

    张连湖和岳小梅被夸赞,有些不自在,连声辞谢。

    张云燕也有些窘迫,应道:“不要再说了,其实大家都一样,做了一点儿应做之事而已。咱们相聚不易,还是说一说其它高兴的事吧。”

    张连湖听到了称赞心爱之人的话语,心里高兴,笑容红润,喜悦之情如同花儿一样香艳绽放。

    岳小梅也很高兴,在喜气洋洋的气氛中,感受着友谊和亲情。

    不过,她想到今晚姐姐将和心爱的哥哥步入洞房,喜度美好的花烛之夜,而不是她,心里酸酸的,有些苦涩。

    她心中暗叹:“姐姐就要投入心爱之人的怀抱了,真好!我……哥哥已经不属于我,此生没有一点儿希望了……”想着想着,她眼里有了泪水,急忙背过身去擦了擦。

    肖云海三兄弟得知张云燕等人要成亲,既高兴又为难。

    肖云海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云燕妹妹,张兄,还有李兄和王兄,我们不知道你们要成亲,匆忙而来没有带礼物,有些对不住了。”

    云燕应道:“哥哥说哪里话,你们能来为我们贺喜,实出意外,要是带礼物,反倒让人不高兴。”

    张连湖和李忠义以及王秀峰也连声道谢。

    肖云海三兄弟认识了李忠义和徐家父女,还有李知县一家,很高兴,留下来为大喜之事祝贺。

    就在这时,又有人要和张云燕相见。云燕来到县衙外面,看到此人十分意外,又兴奋不已,急忙请进来。

    没想到,此人是凌风鹤王晓麟,此时他也来到连山县。

    张云燕把王晓麟介绍给李知县及众位好友,然后悄悄地对岳小梅说:“刚才还说晓麟哥哥,没想到他就来了。你看看,他一表人才,和你一样性格开朗,也很关心别人,你要是嫁给他,会享一辈子福。”

    岳小梅见到了王晓麟,芳心随之翻动起来,此人的确如飞雁姐姐所言,是一个英俊美男。他是白云飞的师弟,本领之高自不必说,能和众人谈笑风生,可见是一个热情开朗的人。

    小梅看着王晓麟,听着他的话语,尽管相见短暂,心里也泛起了爱的涟漪,无法平静。飞雁姐姐说的不错,晓麟哥哥的确很难得,是一个可依靠的人。
上一章--> 上一章 章节 下一章--> 下一章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